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31、第 31 章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阮秋平洗澡洗了一半,
郁桓就忽然敲门进来了。

阮秋平和郁桓之间隔着一层磨砂玻璃门,他看不见郁桓的表情,只能听见郁桓低声开口道:“阮阮,
新衣服我放到架子上了,
你的脏衣服我也先拿去洗了。”

阮秋平:“好,
但旧衣服里那个乾坤袋就不用洗了。”

“知道了。”

郁桓拿着脏衣服出了浴室。

他关上浴室的门,
半倚在旁边的墙上,垂下眼,从阮秋平的脏衣服里拿出了那个乾坤袋。

郁桓打开乾坤袋,
从里面掏出那个原先装着无上好运符的红包。

这红包乍一看是纯色的,
只是映着灯光才发现,上面还印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囍”字。

郁桓心中那根攀在峭壁上的绳索啪嗒一声就断裂开来。

.

阮秋平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
郁桓也换了一身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郁桓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衣,衬得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稳重了些许。

郁桓抬头看他的那一刻,
瞳色漆黑深沉,像浓郁的夜一样。

“郁桓?”阮秋平忽然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

“阮阮,
过来。”郁桓朝着阮秋平伸出手。

阮秋平一步一步朝着郁桓走了过去,可他的手刚刚放到郁桓的手心上,郁桓就握紧他的手,一把将他拽了过去。

阮秋平一个趔趄,
没站稳步子,半个身子都跪坐到沙发上,
直接扑倒进郁桓的怀里。

阮秋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忽然被吻上了嘴唇。

刚洗过澡的身子本就热气腾腾,郁桓的吻又让他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发烫了起来,潮湿的黑发不断地往下滴落着水滴,
微凉的水滴落在滚烫的皮肤上,竟丝毫不能降低身体的热度,甚至连带着把水滴都烫热了,水滴从脖颈流入衣服,像是流下的汗珠一样,很快就打湿了一片衣领。

空气中弥漫着沐浴露清香的味道,弥漫着酒店点燃的草本香薰的味道,明明都是很清香怡人的香味,可与郁桓热切的亲吻缠绕在一起,却让人脑袋都变得昏沉了起来,甚至将人身上的燥热都激得又升了一层。

刚开始,这或许称得上是一个温柔的吻,可到最后,已经和温柔扯不上半分关系,几乎要接近啃咬和撕扯。

“唔……”

嘴唇被咬得吃痛,阮秋平疼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他伸手去推郁桓,可他此刻没有法力,推起郁桓来如同推着一面水泥墙一般吃力。

亲吻向下蔓延,每一处都是火辣辣的痛。

阮秋平几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错觉来,若他们是动物,那郁桓的牙齿将会毫不留情的咬向他的后颈。

几乎就在下一刻,郁桓的牙齿竟真的贴在阮秋平的脖颈上,然后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郁桓!”

疼痛从脖颈袭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种未知的恐惧,阮秋平声音都染上了一些哭腔,“郁桓,疼……”

郁桓这才像是忽然清醒过来了一般,身上的动作猛然停下。

他抬头看向阮秋平,只见阮秋平脖颈上已然布满了青紫痕迹,尤其是锁骨下方,出现了一个鲜明的咬痕,青蓝发紫,似乎下一刻就要渗出血迹。

阮秋平鼻子和眼睛都一片通红,身子都微微地轻颤着,眼角停留着一抹泪痕。

郁桓眼睛逐渐清明了起来,他有些手足无措地伸出手,想要去擦阮秋平眼角的泪,可他还没碰到阮秋平的脸,阮秋平就捞起旁边的抱枕朝他扔了过来。

“郁桓,你干什么啊,郁桓!”

阮秋平本是愤怒质问的语气,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一点儿都没了气势。

“对不起……”郁桓忽然一把伸出手,紧紧地将阮秋平抱进怀里,他低声地,珍视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阮阮对不起……”

阮秋平本想用力推开他,可推了两次没推开,就只好作罢。

被郁桓抱了一会儿,阮秋平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哭腔已然退去,只是他嗓音中仍带着哑意,他小声说:“郁桓…你刚刚……刚刚好吓人……”

“对不起,阮阮……是我的错,我没控制好我的坏情绪。”郁桓轻声向他道歉。

“……什么情绪啊?”

阮秋平推开郁桓,眨了眨眼,一脸不解地问他说。

郁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没什么,只是我一想到我是凡人,阮阮是仙人,我的生命对阮阮来说如蜉蝣般短暂,心里便觉得妒忌,妒忌那些可以和阮阮长长久久待在一起的人。”

阮秋平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只好说:“……可是……可是在你这长长久久的一辈子里,我也会每年都下来陪你的。”

“是啊,阮阮已经决定要陪我一辈子了,为何我这个凡人却总是贪心而又不知足呢?”

郁桓垂下头,他语气分明是笑着的,可眼睛里浅淡的笑意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郁桓站起身子,把阮秋平从沙发上拉起来,说:“阮阮,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

郁桓带阮秋平去的是一处还未开放的海域,虽不及刚刚那片海域精致漂亮,可别有一番未经雕琢的自然风味。

“阮阮喜欢游泳吗?”郁桓指着一下停靠在岸边的船,“上面有泳衣。”

“一点儿都不喜欢。”阮秋平摇了摇头。

其实也不是一点儿都不喜欢,有一段时间,他还经常用法术将自己沉到海底休息。

只是……

阮秋平下意识地看了眼郁桓的右腿,说:“我觉得在海边就挺好。”

说完,他便低下头,从泥沙里挖出一个东西,笑着说:“看!螺!”

阮秋平本想在海边玩到日落,可现在时候还太早,他都玩饿了,太阳还没一点儿想落下的意思。

“去船上吧。”郁桓说,“船上有床也有食物,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而且在不远处有个小岛,我们可以去玩玩。”

“你会开船吗?”阮秋平问。

“有驾照,但我开得不够好。驾驶舱里有专业的驾驶人员。”

.

这个轮船的内部比看上去的要大很多,阮秋平吃饱喝足后,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郁桓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拼盘递给阮秋平:“阮阮在看什么?”

阮秋平拿出一个葡萄扔到嘴里,说:“没什么好看的,就随便找了个电视剧,名字特别长,好像叫什么《先婚后爱:他暗恋我好多年》。”

郁桓:“……”

郁桓拿过遥控器,说:“这个不好看,我给你找个好看的。”

“也行,那你换个吧,我也觉得这个剧一般般。”

郁桓换了一个台,上面播放着另一部电视剧——《日久生情:我和我的契约婚姻》。

郁桓又换了一个台,电视中正播放的是《婚后开始爱上你》。

郁桓:“……”

郁桓继续更换电视节目。

一个接着一个映入眼帘的分别是——《婚约难逃》《结婚前最后一次恋爱》《关于我爱人运气超好这件事》……

郁桓:“……”

“诶诶,别换别换!我觉得这个《关于我爱人运气超好这件事》就挺好看的,不如我们就看那个吧,我就喜欢看那种主角运气很好的故事。”

郁桓面无表情地把电视关掉,然后说:“那部电视剧也不好看。”

“怎么不好看啊?”

“结局不好,主角最后死了。”

阮秋平叹了口气:“那没办法了,我不看结局不好的剧。”

就在这时,阮秋平忽然听到了一阵游轮的鸣笛声。

但听起来并不像是他们这艘游轮所发出来的声音。

阮秋平立刻就拽着郁桓出去看,原来不远处,正有一对新人在另一艘游轮上举行婚礼。

那艘游轮上到处都被装饰了蓝白色的气球和花朵,彩灯挂满了甲板的护栏,在临近傍晚的海面上闪闪发光,十分漂亮。

阮秋平出去的时候,新郎正在向新娘的手上戴着戒指。

他们身旁是欢呼的亲友,是漫天的花瓣,是深蓝的海面和傍晚时刻粉紫色的天空。

阮秋平趴在甲板的护栏上,忍不住地感叹道:“好漂亮……这就是婚礼现场吗?”

阮秋平过去两百多年里也只是在书上和电视上见过婚礼,他本人从未参加过任何婚礼。

毕竟他是霉神,出现在别人的婚礼上难免会给别人带来晦气。

他平日里走在路上,若是听说谁家正在办婚宴,都得绕着道走。

阮秋平看得入神,新郎和新娘接吻时,他也跟着那艘轮船上的客人们开始起哄,夕阳在他脸颊上映下火焰般的色彩,衬得他眼睛愈发明亮起来,他转头看着郁桓,拍了拍郁桓的胳膊,几乎是有些激动地说:“郁桓,等你结……”

话没说完,阮秋平就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郁桓都三十三岁了,还一头扎在他这个一年只下来一次的男神仙身上,能去和谁结婚啊?

郁桓看着阮秋平的脸颊,听着不远处婚礼的音乐,一种别样的冲动寸寸破土。

那个印着“囍”字的红包不断在眼前里盘旋,阮秋平三个月后的婚约更是如病毒一样侵占了他的脑海,吞噬了他的理智。

不用三个月,在阮秋平的时间里,他郁桓两个月后便会长眠于地,变成一个故人。

他自以为漫长的人生,却只能在阮秋平的人生里留下微不足道的痕迹,阮秋平会继续当他的神仙,阮秋平会和那个人成婚,会被那个人亲吻……会与那个人长相厮守。

一想到这里,郁桓便觉得嫉恨狂生,如疯长的藤蔓般缠紧了他的心脏,逼迫他此时此刻不得不做点什么。

郁桓忽然拉上阮秋平的手,补充完阮秋平没说完的后半句话:“等我和阮阮结婚了,我们也在游轮上举办婚礼好不好?”

阮秋平愣了一下。

……你和谁结婚来着?

“阮阮,”郁桓目光似乎是温柔静谧的,可语气中却藏着一抹迫切的恳求,“和我结婚好不好?”

结……结婚?

阮秋平忽然就有些慌乱了,结结巴巴地说:“可是……可是,我……我没有你们人类的身份证,而且我们都是男的,应该没办法……没办法结婚吧……”

“阮阮是神仙,自然不必拘泥于俗世的规则,阮阮只用答应和我结婚便好。”

“阮阮愿意和我结婚吗?”

郁桓看着阮秋平,虽然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柔和煦,可阮秋平却看见郁桓连瞳孔都在轻轻颤着,似乎生怕自己拒绝一样。

阮秋平上一次看见郁桓露出这样的表情,是在郁桓出车祸的那一天。

当时郁桓躺在病床上,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恳求他不要走。

“阮阮……”郁桓这回连声音都轻颤了起来。

阮秋平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说:“……好。”

郁桓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刚刚的紧张与迫切缓缓淡去,整个人身上似乎都散发出了一种莹润的光。

他伸出手想要去身上掏什么东西,可什么都没有找到,只找到了一只钢笔。

“阮阮,伸手。”

阮秋平一脸困惑地伸出了手。

郁桓低下头,拿着钢笔,在阮秋平的无名指上画了一个圆环。

“这是什么?”

“订婚戒指。”郁桓笑着说。

阮秋平想了想,拿过郁桓手中的钢笔说:“那我也要给你画一个。”

阮秋平手不太稳,画出来的指环也歪歪扭扭的。

“不太好看。”阮秋平皱了皱眉,

“好看。”

郁桓看着自己手上的简笔画戒指,唇角的弧度扩散开来,连眼睛里都是星光点点的笑意:“特别好看,我很喜欢,好看得我都想把它纹在手指上了。”

“纹?”

“嗯,纹成白色的会不会更好看?像真的戒指一样。”郁桓似乎在认真考虑。

“不行。”阮秋平赶紧阻止他,皱着眉,严肃地说,“不可以纹身!很疼的!”

郁桓的腿已经无法挽回了,他绝不允许郁桓再因为自己留下什么伤来,纹身也不行!

“不疼的,现在都有麻醉……”

“那也不行,你要是想去纹的话,我现在就把这个给擦掉!”阮秋平说着就去拽郁桓的手,像是要把刚画上的戒指抹掉。

郁桓只好笑着妥协:“好吧,我不纹身了。”

他揽着阮秋平的腰,温柔地将额头抵了上去:“太好了,阮阮终于决定嫁给我了。”

“是决定和你结婚。”阮秋平纠正了他的措辞。

“嗯,和我结婚。”郁桓笑了笑,轻柔地吻了上去,“阮阮是我的。”

是他先和阮阮结婚的。

即便阮阮和其他的什么神仙有了婚约,那阮阮也是先和他成了婚。

至少在此时此刻,阮阮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

2("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