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16 章

【执念是永生吗?】

得到十六夜分享的人类学情报,太宰治把手上根本没喝的香槟放在手边的桌子上。面具下漂亮的鸢眼眨了眨,掩盖了转瞬即逝的白眼。

【真是无聊又意料之中的理由呢。怎么说,三流奇幻故事背后大boss的常用动机?】

被吐槽了剧本的十六夜目:【……确实。】

十六夜目:【不过你刚刚是看见了一个长得像青蛙的人对吧?】

太宰治过来的时候顺便把手上的情报交了。

十六夜目靠在桌边,顺手摸了块小饼干放嘴里磨牙:【还有你在剧场那边看到的亚兹拉尔技术……医生拿到的死灵之书……】

啧,本体这次泄洪有够厉害。

就是可惜自己克苏鲁神话知识也被本体封得差不多了,不然就靠这些都能猜出不少东西。

但是……

【这船上除了我们,至少有四方势力在互相使绊子。】

十六夜目一口咬碎嘴里几乎没有味道的饼干块,和其他人一样目不斜视地看着亚德拉,听他讲话。一边在“队聊”给完全没有克苏鲁神话知识的队友整合分析情况。

【我这边接触的黑客组织基本上和亚德拉敌对。

医生和津岛接触的可能是一伙的,虽然在亚德拉手底下干活,但都使劲往外丢情报,应该是认识并串联行动。

爱德华说是自己好奇上来看看,还被监视着,但在船上肯定不止这点能量。还引津岛你去剧院……不确定他们两方有没有勾连。】

【亚德拉只信任自己,想要永生,但和背后大概率有邪神信仰的恩斯雷合作。主线可能是他两合谋召唤某个邪神想献祭船上的人换永生。】

十六夜目又摸上一块小饼干咔嚓咔嚓。

【我们的任务应该就是阻止这场阴谋,结束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太宰治:【刚刚我们的情报里有提邪神吗?感觉十六夜君的总结,那个邪神才是重点呢。】

【没有,经验之谈而已。不用在意那个也没关系。】

虽然十六夜目的克苏鲁神话知识所剩无几,但好在基本的“克苏鲁常识”还是保留了下来。

不然也无法解释一个玩了这么多次的老玩家怎么会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

【啊,对了,家入小姐,那本书你们先别看。】

家入硝子:【死灵之书吗?还没来得及看,因为守秘人说需要阅读时间,没能打开书。】

得知本体还没完全放飞自我,十六夜目松了口气:【猜到了,不然你们现在就要出事了。】

家入硝子:【那本书有问题?】

有点经验的五条悟摩挲着下巴:【又是那种看了就会发疯的东西?】

十六夜目:【嗯。没看就好,那个先放一边。】

太宰治不依不饶:【等一下,这个不要就这么一笔带过啊!看了就发疯的东西,是指我之前看了就触发两次san check的东西吗?那是怎么回事?】

十六夜目:【字面意义,san check就是看见不可直视之物后的精神鉴定,大概率导致不同程度的精神损坏,一般表现为——发疯。有些东西不是我们人类应该知道的。】

太宰治装模作样捧场:【哇,这种解释,真的像个RPG游戏。】

感觉到对方回应得敷衍的十六夜目:【……无所谓你怎么想,别碍事。】

没有其他问题,十六夜目继续往下说。

【全把那些有钱人献祭了,亚德拉就算是有钱有势也很难搞定,所以差不多会优先从贫民下手实验。宴会结束后,我去黑客那边查一下。】

【但可能会有必要需要一部分人/体相对完整的祭品,不然亚德拉可以不用特地弄个游轮宴会,直接用平民,物美价廉,省时省力省心。

就是不确定最后时限,明天津岛你去找剧场那个森鸥外再接触一下吧,他应该知道不少内情并且想阻止这件事。】

太宰治:【按照一般故事发展,明天这船上是不是还会死个人?】

以前玩的跑团确实有不少是这个情节,不确定这次本体是不是也这么安排的十六夜目,努力控制住自己眼神不要乱瞟:【……说不定呢。】

太宰治:【常见情节里还有船主人当晚暴毙,没准不需要我们阻止,他自己就没了。】

十六夜目看了眼太宰治:【……如果你还记得他还有一个合作人的话,应该知道那样只会更加麻烦。】

【那个青蛙脸吗?】太宰治不太想回忆那张令人反胃,字面意义上反胃的脸。脸上不由得闪过揪成一团的恶心表情,不过还是若无其事地在“队伍”里说:【早知道我刚刚就在那里多留一会了,没想到那个小怪一样的长相,居然会是大boss候选呢。】

五条悟摩挲着下巴饶有趣味:【津岛君这种形容。想象不出来是什么长相,有点好奇。】

十六夜目抱胸挑眉看着面前两个兴致勃勃的大男人:【你们应该不是三岁小孩?孩子都知道,在明白危险的情况下应该避开。】

太宰治:【玩游戏嘛~当然要勇于探索。】

十六夜目发出“嗤”的气音:【别不小心提前开boss拖累我。】

——————

简单安排明天行动后,几人再调查也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了。在守秘人的催促下只能各回各的房间休息。

在最后的休息时限之前,太宰治敲响了暂时留在上层房间的五条悟房门。

“所以,这一切是什么,咒术最强方便解释一下吗?”

缠回自己绷带的少年,还是披着那件偏大的黑大衣,从五条悟拉开的门缝滑溜地钻进来。反客为主的占据了五条悟的床。

五条悟也不介意,关上门坐回舒适的懒人沙发,继续品尝刚刚叫机器人送过来的甜品夜宵,丝毫没有分享给对方的意思:“规则书不是什么都说了吗?”

不过想到少年人玩世不恭的态度,五条悟想了想又多补充了一句话。

那句曾经阿提斯告诉他的话,他又转交给太宰治。

“守秘人是这个世界碎片的意志,骰子是决定我们命运的忒弥斯。自己去听,去看,去查,你的脑子应该够用。”

五条悟没有轻易说出自己还未确定的猜测,避免干扰到太宰治的判断。

虽然他的六眼和绝顶聪明的大脑,还有曾经试探阿提斯的反应,一切都在肯定,他分析出来的结果是正确的。

这些“游戏世界”是他们原本世界的假定世界,类似于if线那些的情况。在这些世界碎片出现问题的时候,会不同程度影响到主世界本身。所以世界出于自救意识,把主世界的人拉进来玩一场“游戏”,来解决即将出现的会毁灭世界的问题——

即十六夜目之前提到的邪神,某些世界之外不可知的存在。

成功皆大欢喜各回各家,失败……

那大概人就全栽这了,世界也不一定讨得到好。轻则假定世界直接毁灭影响主世界,形成某些“自然灾害”;重则假定世界受到的污染侵蚀覆盖主世界,或者干脆带着主世界一起毁灭。

五条悟第一次游戏没花两天就猜到了,后面的发展只是让他更加确定。

虽然突然意识到身为守护者的自己是被其他人保护着这种事,让当时的五条悟心情相当复杂。但在和阿提斯核对答案时得到的一脸震惊,让已经和对方混成朋友的五条悟又忍不住翘了翘尾巴。

不愧是他,解密小天才!

就是当初发现得太晚了点,如果再早一点意识到,早一点帮上更多忙而不是给阿提斯添麻烦,也许……

房间里两人相顾无言。

幕布后星守提心吊胆,死死盯着这两个聪明人,就怕他们一起讨论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注意力拉满的守秘人,多少能感知到手下调查员的情绪。

然后,星守接收到了五条悟那似曾相识,之前也感知到过的“小骄傲”。

星守:……

不是,你骄傲什么啊?

发现什么了?

你们两不是什么都还没聊,难不成你们聪明人还可以靠眼神对话?

不对啊,当初五条悟和阿提斯当面对证的时候,不是用基本正确的推理,推出了离正确答案十万八千里的“事实”吗?

那次吓得他差点没崩住表情……

额,等下……怎么五条悟心情又低弱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