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41 章

小糖豆的咳嗽持续一周才彻底好。

病里的孩子黏人,白天雪丽把刘梅和孩子接到工作室,到点去医院做雾化,晚上再开车拉他们回去,家里爸爸还需要有人做饭照顾。

方君同来看了孩子两次,他的乐队还有别的演出,紧锣密鼓的排练,时间也不多。

雪丽能感觉到方君同情绪不好,对着糖豆都是强颜欢笑。

她微信问他怎么了,他只说等糖豆好了,他想跟她谈谈。

雪丽心沉了下去。

猜想他可能是意识到,找个带孩子的女友,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刘梅当然也能感受得到方君同的勉强,忍不住在雪丽面前抱怨。

雪丽只能默默忍受。

刘梅可能是更年期,加上带孩子也很累,一腔的负能量。

尤其说到她的个人问题,以及小糖豆的成长问题,刘梅就像点着了的炮仗。

糖豆终于好了,雪丽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又是那种内伤的感觉。

当初说不在意,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

她无力去要求方君同什么,他不想坚持了,她只能大方放手。

实在睡不着,她起来拉开窗帘,望着昏暗的路灯,悲观的想:为什么她的恋爱都这么坎坷?

少女时代,她坚信一生一世一双人,幻想未来都是捎带着冯承睿;工作之后,她希望找个聪明稳重、彼此忠诚的,至于对方过往,她早已放松了要求;再后来,她没了盼头,只希望赵屹能情绪稳定,对她和家人好,这辈子就这样过行了;生了孩子之后,她对婚姻都没了期望。

有男人脾气温和、包容心强,愿意对她和小糖豆负责,她就愿意一试。

可她又失败了。

方君同的乐队在周末有个演出,雪丽也去了。

赵屹坐在VIP最好的位置上,白衬衣西裤,侧影轮廓分明,异常的显眼。

他没带女朋友,跟邻座的一名男士偶尔交谈。

有女歌迷在议论他,还偷偷拍照。

雪丽从他身边的走廊经过,他眼风都不曾扫过,只是一副淡淡的神情听邻座男士说着什么。

雪丽也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也是VIP区,离得不远。

眼睛的余光里就能看到赵屹的背影。

舞台上的方君同是快乐的,也是魅力四射的,现场还有他的不少粉丝。

演唱结束的时候,舞台放出火花效果,不知哪里出了故障,火花溅到观众席里,地毯被燃着,立时冒起了浓烟,扩散在这个封闭区域,引起了慌乱。

小区域的慌乱瞬间引发了全场骚乱,观众们都站起来慌张的往外跑。

浓烟中,尖叫声,哭喊声,脚步声,现场乱成一团。

雪丽身躯娇小,自知要是现在就跑很有可能会被别人推搡在地,她在座位上不敢乱动,眼睁睁的看着许多观众来回跳跃、奔跑,争先恐后的涌向逃生通道。

有人往外蹿的时候经过她身边,她被冲力撞倒在地,还没站起来,又有人慌乱的跑过来,眼睛都无暇看到她,她尖叫了一声,抱头缩成一团,不知下一秒等待她的是什么。

没有被踩到。

睁开眼,见赵屹不知何时过来,揪住那人的领子,一拳将他捶得后退了一两米,“没见这里有人?往那走!”

逃命要紧,那人又无头苍蝇一样,逃向那边走廊。

赵屹将雪丽抱起来护在怀中,宽厚的怀抱像结实的城墙,将周遭正发生着的骚乱、尖叫遮挡在外,给雪丽营造出一方安全天地。

他抚着她的背,轻声说:“雪丽,别怕。一会就结束了。”

眼见秩序没有刚开始那样混乱了,浓烟充斥着,室内已有些无法呼吸了。

赵屹拿出湿巾让雪丽捂在嘴上,抱起她快速撤离。

“你也得防护一下。”雪丽抽出一叠湿巾替他捂在口鼻处。

一出来,雪丽想起什么似的,问:“君同他没事吧?”

赵屹眸光像是被刺到了,身子僵了一下,说:“舞台后面就是逃生通道,他不会有事。”

雪丽直起身子,“放我下来吧,我让他过来。”

赵屹冷笑,语含讽刺,“他都没管你,你还要找他。”

雪丽心被刺了一下,脸色暗了下去,只说:“谢谢你。放我下来。”

像有些不耐烦一样,赵屹稍稍用力箍紧了她,让她不能乱动。

也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他声线清冷,“我们之间不必说这个。”

到了车库,赵屹才放下了她,一落地,雪丽脚踝那里针刺一般,她不禁轻呼了一声。

“脚踝扭了?”赵屹目光落在她有些肿的脚踝上,不由自主的蹲下,手要碰她的脚。

雪丽往回缩了缩。

他的手僵在半空,又收了回去。

给她系上安全带,“去医院拍个片,看看骨头有没有伤到。”

雪丽说:“你帮我打个车,我自己去行了。”

赵屹冷着脸没理她,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就走了。

一路开得飞快,也不说话。

车内气氛简直要冻结了。

骨头没事,就是软组织扭伤,也不严重,医生开了点内服和喷的药,嘱咐了该注意的问题就让走了。

将雪丽抱上车,赵屹就将她扭伤的那条腿抬高放在门把手处。

被他抱着上下来回,本身就很尴尬了,此时又任他摆弄,雪丽明知他是在为她好,仍不自主的想收回,“就这一会,不用。”

赵屹摁住她雪白的小腿,眼眸深沉似海,“按照医生说的来,恢复的还快。你回家也是。”

雪丽也无法矫情,就这样安静下来。

赵屹给她系上安全带,回到了驾驶座。

路上遇到堵车,一路晃晃悠悠,一开始雪丽强撑精神,但昨晚少眠,最近心又累,她实在抵挡不住困意,不知何时就睡了过去。

停下车,赵屹回首望向后座。

雪丽娇小的身躯蜷在宽阔的后排座椅中,睡得很沉。

她现在喜欢编着头发,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

有一缕发丝掉了下来,遮在她侧脸上,柔柔的,显得她更加乖巧。

赵屹沉醉的目光中不自觉露出宠溺的笑。

他轻轻开门下车,绕到后座,仔细查看她的伤处。

那里颜色紫红,喷了药泛着水光,在她光滑白皙的皮肤上很扎眼。

他心疼,恨不得是伤在他身上。

温柔的举起她滑落的小腿,脸凑近,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重新架高,放在门把手上。

又忍不住将她那一缕调皮的发丝拂上去,大手在她雪白的脸上隔空抚摸。

把她的手放在他手中央,轻轻收紧握了握,熟悉的柔软触感让他满足一笑。

……

雪丽醒来的时候,正对上赵屹的目光。

他坐在前排,正安静的凝视着她。

她浑身汗毛倒立,连忙错开目光。

腿有些异样,一看,原来还架在高处。

看了看车上时间,雪丽有些脸红,“耽误你时间了,我这就回去。”

赵屹下了车堵到后门,光线瞬间变暗。

他俯视着她,“你的腿少活动为好,我抱你上去。”

雪丽有些慌乱,说:“也不是不能走,慢点可以,进了电梯就好了。”

“你能不能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还是你觉得我对你还有想法。”

赵屹薄唇扯出一个冷笑,语气带刺。

雪丽羞得耳朵通红,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指责自作多情,她回:“我没那么想,就是觉得该避嫌,我又不是断了腿走不动。”

她看不透赵屹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他冷漠,他还这样一心护着她,为她好;你说他有点什么意思,他又冷着个脸,动辄对她语出讽刺,以前的他根本就没这个坏毛病。

赵屹冷笑了声,“突然要见我,等我一上午,委屈的都哭了,怎么不说避嫌了?”

这事雪丽理亏,她不自觉低了头,“我不是跟你女朋友说了吗。”

赵屹再次冷笑,“你自己都不信别人怎么会信?我可以理解这是欲擒故纵吗。”

雪丽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堪。

在她看来,等同于是在说她耍手段勾引男人了。

赵屹很了解她是什么人,为什么非要将她堵在这方小空间里,给她安上莫须有的罪名。

她灰了心,也不再辩解。

垂下双眸,长睫根根分明,像扇子一样展开,锁骨和后颈毫无保留的暴漏在赵屹眼皮下,他眸色变深,喉结滚动了一下,呼吸节奏发生了变化。

雪丽抬眸,凝视着赵屹,“你愿意那么想我也没办法。今天还是谢谢你,让我下去吧。”

她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清澈的大眼睛中蓄起了点点水光,睫毛微微颤抖,贝齿不自觉咬着唇。

赵屹立刻败下阵来。

他移开目光,不敢去看她水汪汪的、带着几分可怜和倔强大眼睛,再多看一秒,他可能就要做出禽/兽的事情。顺着身上蹿腾出的邪/火将她压在身下,疼爱她,磋磨她,让她知道那样看人的后果。

雪丽从另一边下了车,一瘸一拐的往电梯那里挪。

那一瘸一拐的节奏恰似赵屹心脏抽疼的节奏。

他跟上去,想要碰她,被她“啪”地打在手上,恨恨望着他,“别碰我。我不想再被指责勾引别人。”

赵屹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不应该图一时痛快,伤了雪丽。

他高大的身躯俯着,低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雪丽连听都不想听,也不看他,别过头去继续走。

只恨自己腿不方便走不动,真想插翅离开这里。

赵屹不敢再碰她,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雪丽停住,怒视着他:“别跟着我了好吗?今天你帮的忙我都会转钱给你,我们不会再有瓜葛,你放心,可以安心离开了吗?”

赵屹语气已不自觉卑微了起来,“我送你上去就离开。”

话刚落音,雪丽就冷冷说:“可我不想见到你了。”

赵屹僵住,脸上尽是落寞,还有伤意。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

他巴不得雪丽是在对他欲擒故纵。

那他做梦都会笑着醒来,心甘情愿入瓮。

雪丽说:“你怎么想我无所谓。我问心无愧就好了。”

赵屹不敢再回,只是默默陪着她进了电梯,护着她到了门口。

像以前那个永远走在她身后,沉默着的少年一样。

雪丽打开门,转首说:“麻烦你了,钱我会转到你手机上。”

她朝他示意了一下手机,关上了门。

手机有消息提示“糖糖”接受了他的好友申请,紧接着给他转来一笔款项。

赵屹在门口矗立半晌方才离开。

*

雪丽给方君同打电话,他没有回。

她发微信:“我们不是要聊聊吗?”

他没有回复。

到了晚上十点,雪丽都要入睡了,方君同打过来电话,像是喝醉了,开口就说:“雪丽,你肯定在怪我今天没去顾你,其实我第一时间就想过去保护你,但我看到赵屹跑了过去,抱着你……”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开演唱会、出唱片,因为赵屹给我投资,不求回报的那种。你说为什么?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现在我无比确定,赵屹做这一切,就是因为你!”

雪丽心内大乱,下意识斥责道:“赵屹有女朋友,感情还很好,你别乱猜了!”

方君同呵呵一声,说:“有钱人要两个也不是养不起啊。”

雪丽气得心脏“咚咚”直跳,无比的愤怒,“方君同,你不想继续了,不用说这样的话贬低我。我今天脚受了伤走路不方便,赵屹就是带我去医院又把我送回来,我们没有做出格的事。我受不了侮辱,我们分手吧。”

方君同听见她果然提出了分手,受了莫大的刺激,吼道:“你不信是吧?我帮你试探,帮你们成就好事!”

雪丽有些心颤,问:“你要干什么?”

方君同挂了电话,借着酒胆,发了个朋友圈:“明天一早去领证。”

只对赵屹可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