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19 章

“那么先考虑下可能有几种咒灵吧。”我将日记本翻开,“首先是雪人,考虑到后面说化掉了,有可能是附身类的。”

“然后是树,不排除跟雪人的是同一只咒灵。”夏油说。

“不过,还是当作最坏的情况吧。”我看着夏油,“树是另一种咒灵,或者……”

“每次出现的树都是不同的咒灵。”夏油与我异口同声说道。

我不由得笑起来,夏油能够跟上我的思路,那么沟通也会方便许多。

“水滴,浴室开关、与水有关的咒灵。”

“石头可能是石像的一部分,石像破碎、出壳而生。”

“人偶,附身、付丧神。”

“老鼠存疑,蛇,拟态型咒灵。”

“笑声、孩子,人模样的咒灵。”

“天气变冷,诅咒侵蚀、影响天气的咒灵。”

我与夏油一人一句将日记本可能会出现的所有咒灵都点出。

“不排除只有附身和拟态两只咒灵的可能性,不过这种近乎是侥幸的想法,我想还是摈弃掉吧。”将日记本合上,“所以我们最有可能身处咒灵聚集的巢穴,不过咒灵居然会扎堆,这有些奇怪。”

“……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夏油沉默半响,神色凝重的说道。

想到夏油的话,我想起了关于两面宿傩手指的事情,但是——

“手指会吸引咒灵不错,但是日记本里的咒灵并不是低级咒灵,而是会使用手段去让人产生恐惧的、有一定智慧的高级咒灵。不可能只是手指的结果……或许不止一根手指,或许存在的不止是手指。”

“在明冢先生回来前,我们先去其他人家那里看看情况吧。”我对夏油提议,但是对方并没有露出赞同的表情,反而皱眉,“阿托利斯,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去找那些什么都看不见的普通人。”

微微眯眼看着夏油,夏油似乎是看不起普通人。

啊,真可笑。

“有时候正因为看不见所以更敏感,何况……”我抬头对着窗外,“现在这必然是异常,不查明情况我们或许连祓除咒灵都做不到。”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说动了夏油,夏油垂头沉思几秒便点头应好。

我笑了。

走出门,要下楼梯的时候,旁边的门打开,一位面容憔悴的女性抬头看到我的瞬间,眼睛顿时亮了。

泪眼愁眉的女性一把抓着我的手臂,向我步步逼近,“你是咒术师吧?!”女性的声音带着疯狂,表情癫狂,指甲也几乎要陷进我的手臂。

我感觉到身旁的夏油发出了轻微的杀气,管家皱眉站到女性身边,轻声唤道,“夫人,请冷静下来。”

原来这位就是庄司夫人。我看向女性。

庄司夫人并没有听进管家的话,反而朝着我又进了一步,“你会把我的琉杏救出来的吧?”一副我不回答便誓不罢休的模样。

轻叹一声,我主动朝庄司夫人走近一步,“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将你的女儿解救出来的。”

“真的吗?”庄司夫人问。

“嗯,我将尽我所能。”我点头肯定。庄司夫人这才松开手,后退进步,稍微整理自己的头发,便对我微笑,“抱歉,我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听说咒术师非常重视约定对吧?”庄司夫人的神色依旧带着癫狂,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脸上的笑容才真正柔和下来。

庄司夫人哼着歌远去,“啊,要为我的小琉杏准备什么衣服好呢?”庄司夫人拍手,又转个了圈,脚步轻快地离开。

“抱歉,夫人在小姐失踪之后,便成为了这副模样。”管家愧疚地看着我,苦笑着解释。

“没关系。”我笑着摇头,“我能理解,毕竟庄司夫人是一位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但管家在听到我的话之后并没有释然,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

“我和夏油前辈先去找庄司先生了。”我对管家说到,管家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着低下头。

在走到楼梯的转角时,夏油突然停下脚步。

不明所以的回头看着夏油,夏油此时的表情静谧而危险,“夏油前辈?”

“阿托利斯。”夏油走到我的面前,夏油比我高出许多,此时又逆着光,带来的压迫感要高出许多,“你的手臂没事吧?”

我摇头,“并无大碍。”

夏油抬手,似乎想捉住我的手臂,但是半道便收回手,手自然放在身侧,“那就好。”

我隐约觉得让夏油不快的并不是我被抓伤了那么简单。

我看着夏油,“不过,夏油前辈,庄司夫人并不像我这般身体健壮,还是小心对待吧。”

夏油只是偏头,“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是谎言啊,我轻笑着,但没有选择戳穿,而是转回头,顺着楼梯往下,走到庄司先生的面前。

“能够救回来吗?”庄司先生疲惫地问道。

“我会竭尽全力。但是,庄司先生,你做好庄司琉杏失去生命的准备了吗?”

原本低头将脸埋入手心的庄司先生抬头惊愕地看向我,我从那双黑色的眼眸中看到了似乎格外冷酷的自己。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庄司先生暴怒地喊出来,手紧紧抓着椅子手把,青筋爆出,“我们付的高额委托费,可不是为了听你这句废话的!”

“庄司先生。”

我冷静地注视着喘着粗气的庄司先生,“我并不清楚你花费了多少金额,费了多少口舌,但是,我有必要向你说明事实,而不是欺骗你,让你产生不必要的期待。”

“事实上,你应该也清楚琉杏小姐凶多吉少吧。”

被咒灵带走了整整三天,生死难论,连身体是否完好都难以下定论。

我单膝跪地抬头看着面前这位悲伤的父亲,“我所能做到的便是竭尽全力拯救这一切。”

“抱歉。”庄司先生忍不住捂住了脸,“请你先出去吧,我现在有些混乱。”我依言站了起来,“庄司先生,因为夫人的情况,我并没有说琉杏小姐生死难测。”庄司先生应当不是愚笨之人,那么点到即止便可。

说完我和夏油一起离开。

*

“你没有必要对他们这样卑躬屈膝的。”一同走在坡道上的时候,夏油突然说道。

“卑躬屈膝?”我惊讶的看向夏油,我完全没想到夏油居然会这样想,“夏油前辈,你的想法太偏激了。”

“跪地是因为那样方便与庄司先生交谈。并且当时他的情绪不稳定,以那样的高度讲话不容易激起庄司先生的戒备心。”

“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必要与他们交谈不是吗?”夏油说到。我能看见挥之不去的阴霾聚在他的眼底。

这番姿态,这番姿态——

因为思路相通而对夏油产生的惺惺相惜,因为夏油有些过火的行为、偏激的言语而产生的微微怒意,在此刻全部都消失了。

我默默注视着夏油,直至对方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才缓缓笑道:“夏油前辈,你真的是一位合格的咒术师呢。”

对方不明所以,但我并没有解释的欲望(心情)。

现在的夏油与加茂还有多大的差别?

“夏油前辈,我呢,觉得我应当要去爱人类。”

怀着微微复杂的心情,我这样说。令我意外的是,夏油并没有反驳,而是用一种相当微妙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变相同意了我的话:“我觉得咒术师是应当要保护普通人的。”

这话……就跟夏口说的几乎没差。

是这样啊,夏油,没有「自我」的信念,而是将咒术界灌输的思想当做信念。

——但是这种信仰虚伪且脆弱。

“夏油前辈,你知道我在接触到咒术界的概念时,第一时间想什么吗?”我以疑问的语气说出,但我并没有真的想要夏油回答,顿了顿,便继续往下说,“我只是想着要杀死咒灵,仅此而已。”

“我会保护普通人,但我并没有将此作为我的职责。”

夏油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但又没有说。

我对夏油笑了笑,然后走到一户人家,按响了门铃。

*

走出玄关的是一位女性,看上去莫约三十左右,头发挽着。

“你们是……?”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阿托利斯,这位是夏油杰,我们是附近大学的学生,要做关于民间灵异相关的作品,所以来这里取材,请问你方便吗?”

“大学?”对方的视线扫过夏油,便停留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一副怀疑的模样,“大学生?”

女性垂下眸子,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

我抬起双手,以表示自己无害,“我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不过我跳级并且发育得有些慢了,倘若不相信的话,夫人可以试着问我一些问题。”

女性一番思索,最后对我温婉笑着,“瞧你这话说的,我只是有些疑惑,并不是在怀疑什么。”女性说着,然后打开了门,微微侧过身,让我和夏油进去。

“需要喝些什么吗?”女性偏头问在玄关拖鞋的我与夏油。

“方便的话,可以直接提问吗?”夏油说。

因着夏油的话语,我定定看着那位女性。

女性睫毛上下扇动,而后抬眸说:“当然可以。”

*

刚坐下不多时,楼梯便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见我的视线看过去,女性微笑着说:“那是我的孩子。”我点点头,视线从孩子的身上移开,重新落到女性身上。

“你们要问什么?”

“神华夫人。”我喊出方才门口墙上的姓氏牌,女性没有反驳,只是用平和的眼神注视着我,“你知道当地有什么传说故事吗?”

神华夫人偏头,“我所知道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山神。”

山神。

听到这个关键词,我的注意力提高。

“这里的每一条道路上都有着神龛,神龛里供着的神,便是山神。传说在很久之前,这里曾被湖水环绕,某一天狂风呼啸,可怕的雨水倾泻而下,房屋被摧毁了,百姓被水卷走了。突然,土地升起,石壁延伸,水被挡住了,树木伸长了树枝将百姓救下,做出这一切的是一位穿着白色直锤的男性。”

“活下来的人们为他建了一个神社,然后又在道路上安置了神龛,以求一路平安。同样的,山神并没有离去,人们偶尔在山林间还能看到一抹白色,过路的行人迷路时也会得到陌生青年的指引。”

“十分感谢,神华夫人。”我对神华夫人低头致谢,“请问夫人相信山神的存在吗?”

神华夫人并没有给我准确的回答,反而是一个相当暧昧的回复:“信则有,不信则无。”

这回答让我产生了神华夫人知道咒术师存在的错觉。

“你最近有遇到什么反常的事吗?”夏油问。

“我听说传说传承之地,往往是与异常相伴的。”避免引起神华夫人的不快,我补充道。

神华夫人的眼神微变,“异常发生之地常是被神明看重之人,我这一介女流之辈,怎能得神明重视呢?”

反倒是方才坐在神华夫人身后的孩子抬起头,看向我,目光闪烁,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是在神华夫人的话说完后又默默低下了头。

“神华夫人不必自谦,仅仅通过这短暂的相处,我便已感觉到夫人的能力之强。”我笑了笑,然后悄悄给了夏油一个眼神,放在桌下的手指了指玄关,夏油眨了眨眼睛。

“神华夫人,十分感谢你抽出时间。”我站起来边行礼边说,“失礼了,我们要去访问下一户人家。”

神华夫人也连忙站起来。

在一番的寒暄之后,我和夏油才走了出去。

“要放出咒灵吗?”看着神华夫人关上门,夏油笑着问我。

我摇了摇头,“让那孩子受到惊吓的话,说不定更难问清楚,况且,这样来的信任太薄弱且狠毒。”

“夏油前辈,神龛还是询问?”

“神龛。”

没有一丝犹豫,夏油直接选了去查看神龛。

我点点头,“那么,请务必保重,夏油前辈。”

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柔和起来,夏油拍了拍我的肩,“我可是特级,不需要你担心。”

看着夏油远去,我叹了口气,然后看向面前的神华宅。

希望一切顺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