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8

刘家七兄弟同时献上膝盖的行为实在是震惊了所有围观者,直接就上了当天的清晨热搜,给仙男的传说又增加了一笔。

而网络上的相关评论和猜测也爆炸式增长——

【一脸震惊.jpg。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谁跟我说这事不是作秀我必须糊他一脸!】

【根据我反复观察,那七个混混是结结实实的给仙男磕了一个啊,我的妈,隔着屏幕都感觉膝盖疼。但是我更震惊的是仙男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让这七个混混改邪归正了啊?

当天晚上过来倒垃圾,第二天清晨就决定以后当个环保人了?洗脑都没有这么快的吧?!】

【楼上的,你没有发现盲点吗?注意坐在仙男旁边的还有一位绝世大佬啊。就算是理论洗脑没有办法让混混们臣服,但金钱和物理手段难道还不可以吗?】

【且,不说那几个混混了,现在我倒是真相信仙男是要认真捡垃圾了。之前还是觉得他是作秀来着,毕竟长那么好看又不求回报的出来捡垃圾怎么都觉得太伟光正了,过分的正直就显得虚伪,这次我倒是看错了。希望仙男一直这么好吧。】

【emmm,我现在勉强相信仙男是认真捡垃圾,但我还是觉得他还有别的目的,或者持续不了多久吧。而且,比起他一人之力,难道不是找碧城政府或者环保局更快点吗?】

【也不一定啊,至少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清澜河的垃圾问题了吗?作为碧城本地中学生,我们这周的小组活动课题就是去清澜河捡垃圾,然后分析一下清澜河现有的问题,以及从我们的角度看有什么可以解决清澜河断流、污水的方法。

所以仙男哥哥捡垃圾的事情至少是起到了一些效果的。】

【楼上说得对!我家就在河边不远,今天早上晨跑的时候路过清澜河,我还捡了几个瓶子呢。虽然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我捡总比我扔好吧?】

网络上的评论和观点从一开始的质疑作秀、说风凉话居多,到现在已经有不少的人在自发为河清澜捡垃圾的行为说话了,虽然依然还有许多人不完全相信,但至少大家都知道,“捡垃圾”“爱护环境”并不是一件坏事。

水无源坐在自己的豪华座椅上看着网络上的风向微变,灰色的眼瞳闪过几分不屑,然后他看了一眼又亲身去河边捡垃圾的落魄河神,动了动手指,最后还是随即选了几个看不顺眼的人类开怼。

水无源V:【@人间不值得,他能捡多久垃圾我不知道,但他捡垃圾的时间肯定比你只知道刷手机的时间长。】

水无源V:【@他人皆地狱,他作秀怎么了?你该悲哀的难道不是他作秀的样子都比你活着的样子好看?】

水无源V:【@金钱至上,对对对,他所做的一切最后一定都是为了钱,他捡一个垃圾老子给他一千块钱。你快骂他金钱至上,多骂他几句,给我省点儿?】

水大佬微博上的三连怼让少数的心思阴暗嫉妒的网络暴民差点儿原地爆炸。然后这些人就恶狠狠地咬水无源和河清澜认识,无脑护人!不分轻重!有钱为所欲为!

然后,水大佬坐到他的躺椅上转了个圈,看着那边那个又捡起一坨脏污的塑料袋的河清澜,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他发了今天最后的一条微博。

水无源V:【老子本来就和他认识,你们瞎吗?以及,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还用得着无脑护?呵!】

这时候水无源已经走到了河清澜身边,又开始了自动跟随围观的行为。

在河神大人十分嫌弃的眼神中,他拿出手机展现自己的微博:“看看这群傻子,蠢的我都懒得和他们说话。他们竟然还说我在无脑护你,哈!哈哈!”

高大英俊的雨神大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落魄小可怜河神,骄傲地斩钉截铁:“无脑护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无脑护的。”

“不过,你要是愿意喊我一声老大,我倒是可以勉强罩着你。”

小可怜河神不教面无表情地转头看雨神,那双深蓝的眼瞳闪过点点流光,他忽地倾身向前,眼睛几乎要挨到雨神高挺的鼻尖。

在高大的男人因为他的靠近而浑身僵硬的瞬间,俊美的青年微微勾起一侧的嘴角,伸手用夹子夹起了男人身后的包装袋。

然后,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

临走还给了雨神大佬一个带笑的白眼儿,和一声十分嘲讽的“呵。”

水无源:“……”

所以那些凡人都是瞎子吧!老子怎么可能无脑护这么个家伙!!

水大佬心情不好,就抱着肩膀看仙男捡垃圾。同时一会儿一哼哼,一会儿一啧啧,自带各种嫌弃和感叹的配音,终于达到了和河神互相伤害的小成就。

这边这两个人自成一界,隔着十几米都能感觉到天雷地火的互不相融。

另一边的河神信徒和河神苦力们倒是相处的还不错,毕竟一个是亲眼见到了河神大人的力量,另几个也是亲眼见到了雨神的力量。大家都是因为力量而加入,十分没有毛病。

因为张峰被当面打了脸,孟甜甜就算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情也没办法再继续直播下去了,之后他们这个直播账号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是问题。

而在齐啸远建议、刘氏兄弟的执行下,那些还想要来蹭热度的主播和路人们一下子就少了大半。留下来的要么强制性被收了手机好好捡垃圾,捡完一袋子才能拍摄五分钟,要么就直接被赶走不让在这里捣乱,倒是让这片区域清静了许多。

甚至他们还因此得到了河神大人远远的一个认同的点头,让齐啸远和刘大龙七个都十分激动。

但,激动归激动。靠近还是不敢靠近的。

“兄弟,你这么殷勤的送饭盒水果,是不是也见识到了点儿什么?”刘大龙旁敲侧击的问。

齐啸远捡垃圾的手一顿,看着脸上还有青肿痕迹的刘大龙几人,压低了声音:“难不成你们也亲眼见到了?”

刘大龙心中一惊!果然那边的两个都不是人啊!!

“兄弟,你难道就不怕吗?!”

齐啸远一脸正直:“不怕!只要我努力上供,河神大人会保佑我!我已经在和爷爷商量重启清澜河治理计划书了,我们一定要让清澜河恢复清澈!”

以为找到了同盟的刘大龙一懵,“不是,为什么是河神啊?难道不是雨神吗?”

齐啸远看刘大龙一眼:“啧,做人不要只向钱看。虽然水大佬是有钱,但他的钱是他的钱,我们还是要靠自己。”

刘大龙:“……”

齐啸远又道:“而且,水大佬的雨神只是个外号而已,当不得真的。我们河神可是真神!”

昨天被雨狂揍、还被雨神负面保佑了的刘大龙七兄弟:“……”

算了,人类悲欢并不相通。就像遇到的神灵也不相同。

刘大龙在心里特别难受地看了一眼水无源和河清澜,然后他转头对着小溪一样的清澜河就拜:“河神保佑!河神保佑我和兄弟健康活着,不要猝死就行!”

听到了祈愿的河神大人:“……”

人类有时候就是这样自己给自己找事。

到中午的时候大家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时间,刘大龙主动来申请要把他们捡到的分类好的河边的垃圾拉出去卖掉或者去垃圾站处理掉。

河清澜点头同意,并且让他们卖掉的钱可以自己收着。毕竟这些混混也是要吃饭的,他们又没有信徒上供。

随着运垃圾的小卡开走,这片清澜河最脏污断流的河沿区域一下子干净了很多。只是那污浊的味道和气息、还有遍地斑驳的枯草,依然显示着这条河流的衰败。

河清澜就站在河边,看着那细小的水流沉默不语。

他的灵力恢复依然缓慢,甚至入不敷出。哪怕他对于河流的恢复有着信心,但这样缓慢的速度,依然让他难以纾解。

此时的他站在那里,双目看着远方的人类、汽车和高楼,深蓝的眼瞳逐渐变得浅淡,无情。

哐当一声。

一个易拉罐被人从路边扔下,那易拉罐从河道两边的滑坡叮叮当当的滚落下来,最后落在水边。

河清澜看着那个易拉罐,并没有跨过河流去捡。

只是在他的周身,仿佛瞬间溢满了水汽。

水无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似乎带着某种诱惑的恶意。

“看看这些不知感恩、只懂破坏的人类吧……我借你本源之力,淹了他们,可好?”

高大的男人低头,浅淡的薄唇几乎要贴到青年的耳上。

青年看着那个红色的易拉罐,未语。

而就是在这时候,有几个少年小心翼翼地从河道上下来,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夹子、袋子、戴着手套,顶着艳阳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少女把那红色的易拉罐捡起,扔进自己带来的袋子里。一抬头,就看到了河对岸站着的两个人。

高大英俊的男人无情冰冷地注视着她,而他身前的那位发丝微卷的青年,却轻轻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美丽的笑。

就像一汪清泉,轻抚过脸颊心间。

河清澜转身:“这世间如你双眼,哪只有一面?”

他看着提着午饭过来的齐啸远点点头,是时候再去找个信徒了,这次让信徒上供手机吧。

毕竟信息时代,他也要多掌握点话语权。

水无源站在原地未动,片刻之后他低下头,从那还浅淡的水流倒影之上看到了自己灰色的眼瞳。

非黑,亦非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