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27、第 27 章

("绿茶他不想干了");

距离比赛时间越近,
两人打游戏的时间就越长,难免产生了一些默契,很多时候不需要张钰说话,
洛维就知道应该怎么配合补刀。

“你进步真的很快。”张钰由衷感叹道,“照这样子下去,
比赛肯定能有好的发挥。”

洛维在对面:“都是张老师教得好。”

张钰咳了两声。

电竞比赛的事情张钰考虑了很久,在掉马之前原本是想用家长不同意的借口推掉的,
但既然洛维已经知道是他了,
后面的比赛张钰就跑不了。

他这几天一直陪着洛维打游戏,
在学校都有些没精神,
白天也昏昏欲睡。

隔天中午,张钰又趴在教室里犯困,
忽然收到了一个小盒子,同学递给他的,说有人让转送,
包装还挺有格调,张钰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是祛疤膏。

他以前也经常在网上看这些东西,
脸上疤痕没好的时候,
经常浏览这些网页,
但有些据说有奇效的祛疤药都得一千左右,
还得长期使用,
张钰买了两次没效果,就舍不得了。

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送的,
如果是周围的熟人应该不会让别人转交给他,如果是不愿意露面的人,张钰不太敢去用这种药。

他把东西放在书桌里一下午都没人认,
就找个垃圾桶给扔了。

没有署名的礼物,一律按邢雨星处理。

但他扔了一次,隔几天又有人送他平常喜欢穿的牌子的衣服。

这次张钰犹豫了一下,他平常很喜欢穿名牌,但这种一般都比较贵,并不是一直穿得起,买一件也不容易,这礼物对他来说实在有点太对胃口了。

但他还是有点不敢收。

张钰拉住给他送东西的同学,问道:“让你送东西的是谁?你不认识吗?”

“认识,不过他也是别人让他送的,又不说是谁,还说不管怎么样都别退回来。”

张钰又看了看那件衣服,在走廊接过盒子,转个弯就扔了。

为了防止自己太过心动,后面几天送来的东西张钰看也没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方家的父亲发现,一向不怎么乱花钱的儿子这一周花的钱比平时多了三倍还多。

他家里有钱,当然并不差这一点,只是方景生成绩不错,家里害怕他会早恋。

他找机会和方景生谈了一次:“父亲并不是想要管你的意思,但现在是高三。”

模样清俊的少年微微垂着头,脊背挺直的,坐在父亲对面,闻言却并没有否认。

“真的恋爱了?”方父有点惊讶,“你们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方景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种关系:“他可能不那么想看到我。”

方父:“……”

这应该算单恋?

方景生不说话,方父便叹了口气,他家里家教向来很严格,虽然可以像朋友一样谈话,但如果方景生真的在高中恋爱了,家里肯定不会接受。

他站起身,直接宣告道:“高三就别想这些了,等毕业以后,会给你安排联姻。”

方景生从小时候就不怎么敢反抗家里,这时候却固执地没有开口应声。

好在现在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方父虽然心里有不满,却也没为难方景生。

也说不上买这些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意义,方景生只是想要给张钰送些东西,也并不是补偿,他只是想看见张钰过得好一点,能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万事顺心一点。

但他送的东西,从来没有见张钰用过。

一开始他以为是送错了东西,送的东西张钰都不喜欢。

直到有一天,又让人送去东西,可才两个转角,他就在垃圾桶里看见了自己的礼物,连包装纸都没拆开。

这一点也不像张钰的性格,以前的张钰最喜欢礼物。

方景生当然不知道,死过一次的张钰对于很多东西的看法都不一样了,那些关于爱情的幻想也已经改变了。

那天以后,方景生有四五天一直没看见张钰,听说是请假了,还是和洛维一起请假的。

他思考了很长时间,借了别人的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第一次并没有接通,方景生心跳得有点快,他很着急想要知道张钰在坐什么,隔了十分钟又打了电话过去。

这次对方终于接通了。

但接电话的人并不是张钰,对方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烦,应该是刚刚睡醒。

“别打了,张钰出去了。”

虽然隔着电话,方景生却还是能听得出接电话的人是谁。

张钰果然是和洛维一起的。

方景生手指捏着电话,不自觉收紧了些,片刻后又缓缓松开。

电竞比赛的赛区距离生活的地方有点远,需要走一段时间高速,洛维正在大巴后座睡觉,到了服务区,张钰下去买吃的上厕所,但是没有拿手机,电话一直在响。

洛维终于被吵醒了,接了电话,对方一声不吭就把手机给挂了,挂了电话,他却睡也睡不着了,远远看见张钰带着包子和水跑回来。

少年人有些清瘦,从远处慢慢挪步子走过来丝毫没注意到有人在看他,难得脚步欢快,他一上车,就把包子和水饮料放在两人中间。

“你怎么醒了?要去卫生间吗?”张钰一侧身坐在座位上,“吃吧,吃饱了再睡。”

洛维把热乎乎的包子接过来一个,说了声谢谢,莫名有种被人照顾的感觉。

两人傍晚才到达赛方给准备的小宾馆,他们去的比较晚,房间已经住满了,只剩下赛方给预定的一间单间,里面两张床。

这次的比赛都是两人一起住,张钰本来想着到了地方再多订一间,但没想到来不及了。

他有点后悔没有提前在网上预定,到这里再找实在有些不方便了,他心里觉得洛维并不会想和他住在同一个屋子里,只好提议道:“不然我去对面那家问问吧,也许那边还有空房。”

前台打断他:“这次参赛的选手加上来观赛的,几乎把这一片都住满了,你俩要再找房间很困难的。”

洛维很快登记:“一起。”

“一起?”张钰有点惊讶,偷偷看了眼旁边的人,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和洛维住同一个房间,但上次是事出有因,他明白洛维是心地善良才会收留他。

虽然这次的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他心里还是跳了一下,有疤痕的样子洛维不止看了一次,但没有疤痕又不戴口罩,让张钰有点不好意思。

他想要等到洛维睡着了才能去洗澡了。

比赛前一天,两人默契地都没有打游戏,但和这人单独在一个小空间里相处,张钰有点紧张。

和张钰能拖就拖的性格不一样,洛维早早就洗了澡,狼尾头吹得蓬松,整个人都香喷喷的。

洗过澡的洛维比平常还好看,他本来长相就有些艳,刚从浴室出来,衣服领子露出一片锁骨,被水蒸气蒸得皮肤和五官都雾莹莹的,那种艳就更清晰了,偏偏他本人还意识不到,回头看坐在床边的张钰,神情漫不经心:“你不去?”

两人一路来的风尘仆仆,身上难免会有些黏腻。

张钰觉得洛维应该是有点洁癖的,在洗澡之前绝对不上床,为了不让对方嫌弃,他也磨磨蹭蹭地从床边站起来。

大约一个小时,他才从浴室里出来,洛维正趴在床上看电脑,露出一双小腿,听见声音才回头看了张钰一眼。

“你不会睡觉也戴着口罩吧?”

张钰又磨磨蹭蹭,把口罩摘了,露出疤痕已经快消失的脸来,原本应该横在脸上的伤疤在洗过澡之后几乎完全看不见了,脸蛋干干净净,因为有点不好意思,慢吞吞躺进了被子里,把自己半张脸都藏起来。

洛维只是担心他会不自在,才提醒了一声可以摘掉口罩,提醒完了也没打算多看张钰,想转过头,却忽然停愣了一下。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张钰脸上没疤的样子,似乎也能明白了这人之前这么介意疤痕的原因。

没有疤的张钰,比之前还要好看很多,是第一眼让人惊艳的长相,如果从小到大都在镜子里看着这样一张脸,忽然留下了疤痕,不会有落差才说不过去。

这人满脸紧张地平瘫在被子里,只露出半张脸看着洛维,眼睛偷偷转过去,又转回来,莫名让人觉得很可爱。

洛维转过头,心里有些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耳朵热,不想再多看了。

来之前听说两人参加电竞比赛,甲方很开心,还多给张钰发了一万块,让他带着洛维在周围好好转转,好好玩玩,甲这附近临海,很适合出去玩,她让两人不用着急回到学校去。

张钰越来越觉得这个甲方很像洛维的妈妈,这种说话的语气,和替人着想的态度,都很像妈妈。

他答应了下来。

第一天的比赛都是小组赛,最终会选出五名最优秀的选手送入下一环节。

2("绿茶他不想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