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28 章

尸山血海。

在普通人眼里可谓神明的咒术师们,此刻却如同蝼蚁般被轻易掐死。

他们前赴后继的涌了上去,却被恐怖的赤眸鬼神轻轻一瞥,只一个照面,咒术师便被不知名的强大斩击切成完整的尸块。

站立于由咒术师尸体堆积而成的骇人尸山上,身穿白色和服的诅咒之王拢手而立,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满面惊恐、不敢继续攻击的咒术师们,深感无聊的叹了口气。

他抬眸望向某个位置,宛如鲜血翻滚的赤眸一片深沉,男人意义不明的轻啧一声。

战场中心的不远处,渡边律平静的看着前方不断赴死的咒术师们,神色一片淡然,让人完全看不出正是这样的男人,在不久前方以他残酷冰冷的口吻,对那些咒术师们下达了必死命令——作为先锋队向诅咒之王进攻。

从十三年前起,渡边律便一直在暗中行动,随着时间过去,他逐渐掌握了咒术界的权力,本来咒术界高层一直都没有过于警戒他,直到三年前,禅院朔中毒后,一直在暗处蛰伏的野兽终于露出足以把猎物一击致死的利爪,以雷霆之势插入咒术界的权力高位。

这一番猛烈而又猝不及防的操作让咒术界高层们防不胜防,在他们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成为足以威胁他们性命与地位的可怕存在。

这一次的围攻行动,亦被男人利用于拔除咒术界高层势力的手段。

作为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渡边律对效忠高层的咒术师们下达了作为先锋队的必死命令,接到命令的咒术师们自然是不想直面鬼神的,毕竟两面宿傩是当代三位最强之一,同时亦是咒术界中噩梦般的存在,手下人命不知几何。

但对于拥有此次行动最高权力的渡边律,即便是咒术界的高层们,同样亦是有心无力。

咒术界有一个陈旧的规定,不服从最高命令的咒术师们会被判处死|刑,这个维持了数百年的规则历来被高层们百般利用,束缚并控制了不少无辜的咒术师。

然而在今天,恶龙自食恶果,他们眼睁睁看着这条规则被渡边律运用得淋漓尽致,强迫高层手下的咒术师执行必死任务,瞬间清除了他们的大部分势力。

这个男人,什至远比那个死去的最强咒术师禅院朔还要可怕万分。

在看着又一批高层势力的咒术师死亡后,渡边律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身侧的少女。

白石澪坐在渡边律脚边的大石上,安静的看着前方的地狱之境。

最前线的咒术师们心如明镜,逃离战场的他们只有必死的结局,渡边律会以不服从命令的理由执行他们的死|刑,所以他们只能拼死压抑自己内心对诅咒之王的本能恐惧,硬着头皮前进,这样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他们很快便发现自己想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一线生机这样的侥幸,在这名赤眸鬼神面前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所有靠近的咒术师皆在刹那间成为男人脚下尸山的一部分。

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他们倾尽了咒术界之力,出动了无数咒术师和咒具,却连男人的衣摆都触碰不了,更遑论是伤到他。

死亡的咒术师越来越多,男人脚下尸山正以一个骇人的趋势堆积着,原本还在勉强前进的咒术师们开始迈出退却的步伐。

苍眸倒映着人们眼底的绝望,白石澪没有移开目光分毫,却亦没有作话。

“澪,准备好了吗?”男人如此低声问道。

“啊......在很久以前就准备好了。”少女颤了颤狭长的睫毛,慢慢站起身来。

渡边律深深的注视着少女,片刻,他慢慢开口,“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对。”白石澪顿了顿,轻声道:“抱歉。”

“说什么呢。”渡边律好笑的道:“这不是什么需要道歉的事吧。”

“不是......”少女哑了哑,似乎有些说不下去。

渡边律低头看着少女,嘴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耐心的等待着她。

良久,白石澪抿了抿唇,声音低不可闻,“连我都走了,那你不是变成一个人了吗?”

闻言,渡边律怔了怔,似乎也没有想到少女会是这样的回答,他收起面上笑容,默不作声的看着她。

良久,男人低沉又像是不在意的声音响起,“也许吧。”

他垂眸看着一直没有抬头望他的少女,嘴边缓缓勾起一抹往日的笑意,“澪,介意给我一个拥抱吗?”

白石澪没有回答,但是从她的沉默中得悉了答案的渡边律笑了笑,弯身抱住了这个一直陪伴在他身侧、与他共同前进的少女,男人手上的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是拥着什么珍宝,与他平日漫不经心又残酷冰冷的形象截然相反。

“我不会说什么\'没有关系\'之类逞强的说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很难受,难受得喘息不过来。”渡边律紧紧抱住怀中少女,手指像是隐忍着什么似的用力得发白。

“你和朔离开了,独留我一个人孑然一身的,在这个吃人的咒术界中挣扎,每天不是和高层勾心斗角就是在杀人。”男人把头死死埋在少女的颈窝间,像是世上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让他放下所有的伪装与冰冷,露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

“明明一开始是我们三个人的理想,但朔死了,而你也要离开了。”男人的手臂不受控制的用力了几分,让白石澪感受到了疼痛,但她没有说什么,而是缓缓回抱着眼前这个脆弱如孩子的男人。

感受到她的动作,渡边律顿了顿,然后放缓了手上过火的失控力度。

“太狡猾了。”男人意义不明的轻笑一声,然而话语中的内容却是那样的沉重,“你们两个混蛋把一切都扔给了我,自己倒好,挥挥手就走了,让我一个人背负着所有人的理想,艰难的继续前进。”

“你们离开前的期望、在所有人目光之下对于失败的压力、打破咒术界数百年困境的难度。”他无奈的苦笑一声,语气中透露出深入骨髓的疲惫,“你们真当我是铁打的吗?”

白石澪默然的听着渡边律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对她的倾诉。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真正放下心防的说出内心的压力与痛苦,欢笑与满足,因为他即将成为咒术界的支柱,成为守护咒术界的人。

高高在上,同时亦无边孤独。

“但我还是会努力下去。”

——“为了你们,为了那些孩子,亦为了咒术界的未来。”

-------------------------------------

在渡边律深沉目光的注视下,白石澪慢慢走出去,向尸山上的诅咒之王迈出步伐,所到之地咒术师们纷纷让开道路,供这名最强咒术师前进。

她是唯一能够杀死诅咒之王两面宿傩的存在。

在白石澪动作的刹那,赤眸鬼神便把目光投向了缓缓走出的少女,身上漫不经心的姿态逐渐消散,男人第一次把拢着的双手放了下来,骤然迸发的强大气势压得周围人群瞬间跪倒在地,腰身完全直不起来。

——这就是属于诅咒之王的压迫感。

这是在仿若无法呼吸的痛苦中,人们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哇哦,认真起来了。”在不远处暗中观察战局的羂索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他一动不动的站立着,宿傩的力量并没有影响他分毫。

“羂索大人......”身后跟随的诅咒师跪趴在地,神色痛苦的呼喊着眼前的男人。

听见声音的羂索侧头睨了他一眼,那眸中的无机质看着如同犬狗般匍匋在地的诅咒师,就像是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

羂索施了个小咒术,男人受到宿傩的压力瞬间小了很多,却依旧不能站起来。

“大人?”

“宿傩的威压感大部分来源于他自身骨子里的强大,而非咒术或是咒力。” 羂索回过头去,紫眸定定的看着前方的少女与鬼神,没有把目光放在下属身上的兴趣,他淡淡解释,“这是人类对强大存在的本能反应,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你们过于弱小了。”

不仅是自己的手下,什至在场的所有咒术师们,除了那名少女,就再无能站起之人。

“抬起头来,不要错过眼前的任何一幕。”

男人紫水晶般的眼眸冰冷而深不可测。

“这可是足以记载咒术界历史的惊天一战。”

另一边,在诅咒之王的威压下,咒术师们皆跪伏在地,冷汗直冒,而唯一站立的少女仿若没有受到影响似的,步伐不变的慢慢走到尸山之下,最终停下脚步,慢慢的抬起头来。

两人目光猝然对上,少女辽远苍眸的平静,男人不祥赤眸的兴味。

他们谁也没有率先移开目光,而是一直遥遥相对,即便少女以仰视的角度望向男人,却依旧让人感觉不出她是处于下风的一位,而是与鬼神旗鼓相当的平等存在。

“终于出来了啊,白石澪。”诅咒之王扯起一个血腥的笑容,男人的声音低哑而残酷,“正巧那些‘前菜’都让我感到不耐烦了。”

他口中的‘前菜’此刻正堆积在他的脚下,形成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尸山。

“虽然被利用了有点不爽,但随便了。”宿傩懒洋洋的活动身体,骨头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反正也是些无关要紧的事。”

宿傩不是没有察觉到这次围攻行动的不对劲,但他不在意,对他来说,他在乎的事情从来就只有一件。

“还记得当初我说的话吗?”诅咒之王随意的扯下和服上衣,露出了赤|裸胸膛上的不祥咒纹。

“‘我会把你狠狠踩在脚下,踏着你的尸骨,走向这个世界至强至高的位置。’”

宿傩扯起一个邪气恶劣的笑容,深红血眸中翻滚的,是骇人的兴奋战意与不顾生死的疯狂。

“现在我来兑现这句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