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28 章

你领会了[一乐拉面]所蕴含的意味,便立刻警觉起来。眼前这位虚弱的男人,恐怕就是你要完成的任务。

店门口的街道依旧和谐,飞蛾还在路灯下悠闲地飞舞着。男人身上夹杂着血腥味,为了让他不在烘培店内留下什么痕迹,你连忙将对方扶进了暗房。

建了一个多月的暗房,终于派上用场了!

风铃声打破了现在带着紧张的和平,你把男人暂时置在暗房的手术床上,之后便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走出了暗房回到了柜台。

“你好小姐,企请问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这里吗?”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说到。

黑/帮发布的任务,你所救的人大概率也是个黑/帮,那么,现在盘问你的,不是敌对黑/帮那就是警察了。

既然对方选择来你店里询问,那想必对方看到了“奇怪的人”进入了你的店里。

那么现在就不能选择隐瞒。

“是的,我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人走了进来....”

但是你能选择欺骗。

“不过对方很快就离开了,那人做了什么吗?真是可怕啊。”你摆出了害怕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个弱小无助的妙龄少女。

“是这样吗...那你知道他现在去哪儿了吗?”对方又问到。

你随意地指了一个方向,看着那两个男人朝着你指的方向离开,你默默松了一口气。

突然,暗房里传出了金属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你连忙先去锁上店门,前往暗房处理你的任务。

掉落在地上的是放在手术床前的无菌盘,看样子是那个男人一不小心碰落到地上的。男人面色苍白,嘴唇失去血色。

你寻着愈加浓烈的血腥味,找到了受伤的部位——腰侧有一处贯穿枪伤。你不知道子弹是否残留在对方的体内,所以你决定还是尽早剖开探查。

好在于黑/帮给你建设的暗房,里面的医疗器械足够专业,再加上你的医疗忍术,你觉得这场手术,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也足够应对。

男人光着上身躺在手术床上,他腰部的伤口大部分已经愈合,你还是为他缠上了绷带。因为他在手术前被你注射了足量的麻醉药,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

就把他扔在这里?不行,太危险了,这人可是你单独负责的任务,你可不能弄出什么差错。

你简单得给对方披上了他原来的外套,另一只手扛着对方就往外走,在此期间还要担心是否牵拉到对方的伤口。

直到把男人塞进后车坐,你悬起的心才慢慢落地。

接下来就是熟悉的开车时间!你超擅长的!

一路上,你稳健前行,没有任何翻车迹象。以一个守法好青年的形象回到了公寓。你搀着男人一路走上了电梯,回到了房间。

安置在沙发上是不是有点不太人道?对了,你不是还有一间客房吗,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想到这里,你让男人平躺在客房的床上。作为拥有良好人道主义的好医生,你甚至帮对方掖好了被子。

你为自己感动,你真是个好人!

“啪嗒”一声,你关好了客房的门,你放松地伸了个懒腰。

前不久自己的老师波本,刚告诫自己不要让陌生男人随便进来。结果刚过一个星期,你立刻就带上陌生人回了家,你可真是好徒弟!

你心虚地哂笑两声,挠了挠头。但这种心理只存在了不到十秒钟,你便悠哉地去洗漱,最后安稳地回卧室睡觉。

武力值超高的你,诶,就是玩。

你以为你会因为今天所经历的繁多事情而无眠,结果出乎你意料,这一夜你睡得很香。甚至第二天早上的第三个闹钟才把你叫醒。

你一边打着哈气,一一边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按照你平日养成的习惯,你靠着感觉就能从卧室摸到卫生间。

一通洗漱过后,你依旧觉得脑袋不太清醒。想要从卫生间摸到卧室,睡个回笼觉。至于烘培店,反正的翘班过一个月的了,管他一天两天的。

啊.....这种疲倦感,是不是因为昨天做了两场手术啊。两场手术,嗯,风子的——还有那个男人!

你像只猫一样突然瞪大了眼睛,蹑手蹑脚地前去打开客房的门。

门被你悄悄打开了一条缝,你的眼睛刚刚好能从缝中往里面看。

很好,看样子药效还没有过去,那个男人睡得还很死嘛,那没事了。

问:一般会给病人吃些什么呢?

答:清淡的食物,比如说白粥之类的。

你决定了,这个男人的早餐就是——你做的面包!

如果病人一醒过来,便能吃到你亲手做的早餐,那他不感动得泪流满面都对不起面包!然后顺着这个势头,让对方对你的业务能力表达赞赏,那么你升职加薪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你十分赞同自己的设想,一边点着头一边开始手下的动作。这一个月下来,你的手艺肯定有进步!

正当你哼着小曲,想要打开冰箱摸出鸡蛋时,你听到了身后稀碎的声音。你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向身后看去。

哦呼,刚刚还睡得正香的男人,现在就站在你身后。

你差点没忍住原地给对方来一个过肩摔。幸好,不然你的任务时长就要增加了。

“病人应该好好养病,你怎么就起来了呢?”你眉头轻皱,语气有点责备的意味。你推了推对方,“好了好了,你接下来就去好好躺着吧。”

“呃,请问现在......”男人环顾四周,表情一脸迷茫。

想想也是,一醒过来竟在陌生人家里,是个人都会觉得奇怪吧,更别说前一天还受了伤。

“我的名字......”你刚要传统艺能般地自我介绍,对方就打断了你的话语。

“我认识你,春野樱,组织里的备用医生对吧。”男人盯着你的眼睛继续说到:“请问春野医生能否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他的眼里含着笑,但是他的语气听起来可不友善。

但你的注意力被“组织里的备用医生”这个称号吸引了,没想到你混水摸鱼几个月,任务没完成多少,居然还有了一个名号!

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着说到:“呀,我居然还是备用医生啊哈哈哈,我以为我的名号会是,做的面包很难吃的汽车杀手,之类的?”

“.......”

男人沉默了几秒,而他的表情是遮不住的疑惑。

你摆了摆手“对了,这里是我家,嗯....应该说是黑/帮分配的员工宿舍。毕竟像我这样的大好人,才不会把你一个人扔在店里。”

你愣了一下,立马补充到:“不是,我不是好人。”

救命,我是个好人,这句话不要刻进你的DNA啊!每次还要解释一遍,这也太诡异了吧!

眼前的男人叹了一口气,神情疲倦。

“所以说,春野医生是要做些什么吗?”比如说药物人体实验什么的。

“哦,是哦。在做面包。”你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为什么他的表情那么惊讶,难道说这个男人也知道了你做面包之难吃的名声?等等,好像刚才你自己刚刚说出口过,居然是你自己坑了你自己,可恶!

你决定暂时岔开话题,对了,你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呢。

“咳,既然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太不公平了!话说,不会你的名字也是个酒名吧?”

刚想报出自己假名的男人思考了一会

“是啊,你叫我苏格兰吧。”

“苏格兰?那不是地名吗。”

难道说黑/帮不满足于酒名了吗,真是贪心!(划)

“不是,那是苏格兰威士忌。”苏格兰无奈的说到。

威士忌?你记得你的老师波本也是瓶威士忌。很好,拖波本的福,你对眼前的苏格兰好感up了!

既然你做的面包,波本老师能笑着说好吃,那么这位苏格兰也会喜欢的吧!会的吧!

你把对方支去了客厅沙发,自己独自留在厨房开始捣鼓。你正在等着面团发酵的时候,苏格兰又进了厨房。

“那个,春野医生我觉得,现在才开始发酵面团是不是有点晚了?”苏格兰无奈地提醒到。

你不好意思地回应到:“好像是哦,这样的话早餐得拖到十点吃了吧,哈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反正我除了面包之类的也不擅长做其他的。”

“这样啊,那让我来吧,白粥我也是会做的。”

什么,虽然说你确实不擅长做菜,但是白粥这种基础款你也是会的!

呵,男人,让我看看你做的白粥吧。

.......

你真香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做苏格兰的男人做出来的白粥,真是香啊!明明都是白粥,但是他做出来的就是格外好吃一点,还没焦味。

你甘拜下风。

苏格兰看着你一脸幸福得吃着白粥,笑了出来。“我觉得我的伤口差不多好了,多亏了春野医生,接下来我就告辞了。”

你随口答应了下来。毕竟不管对方做饭多好吃,你也还是更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

“那个苏格兰,就上头问起来的时候,你就说我很厉害,你很舒服。”

你想了想,你的医术确实很厉害,你觉得苏格兰被你照顾得也确实很舒服。所以说这些都是事实,不存在什么强制好评的情况。

“?”

而苏格兰回应你的,是迷惑中带着震惊的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