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同桌

连湖孤儿院男生宿舍。

“咣当”一声,木门猛得被推开和墙壁碰撞,宿舍里正午睡的几个男孩子被响声吵醒,还没睁开惺忪的睡眼,口中已经喃喃说出抱怨。

“是谁呀。”

“正睡觉呢,不知道轻点吗。”

有的脾气暴躁的直接气得拍打床板。

这时慌张推门跑进来的连漠才回过神,面对同宿舍同伴的指责,他镇定下来后赶忙说了抱歉,双手合十,表情诚恳。

得益于平时形象良好,加上关系都不错,其他人到嘴边的骂骂咧咧咽了下去,重新躺下进入梦乡。

轻手轻脚走到床铺的连漠嗫喏两声,终于还是闭口不言。

1307宿舍重新恢复了平静,连漠却没有一点睡意。

一坐在床上,刚才的情形又涌入眼帘,想想之前的连秋,又想想刚才宿舍里的赔礼道歉,他怔愣了一会,心里忽然酸成一团,点点委屈漫上来。

惊吓逐渐消退,一向顺风顺水却在最近屡屡遇挫的难过充斥心田。

理越辩越明,在心里想了一遍又一遍的连漠突然有点后悔。

说连秋坏话的是连苗,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连秋到底有没有听到都是未知数,就这么跑掉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明明是连秋不对。

连秋的人缘那么差,除了他有谁跟她玩,结果她居然什么都不说就绝交了。

越想越觉得委屈,连漠深深觉得自己被辜负了,也觉得自己之前见到连秋就跑掉的表现很奇怪。

连苗那么讨厌连秋好像也是有原因的。

选择性忽视连苗把连秋和那个破坏他家庭的女人联系起来的原因,连漠义愤填膺去上学却在回来的时候收到噩耗。

不,不是,他没有嫉妒,只是震惊而已。

万一那个家庭□□是不安好心呢?

怎么会是连绛呢?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时一点都不起眼,在收养家庭里也没办法讨大人欢心吧,肯定会受到委屈的,一个宿舍这么长时间,他们可是好兄弟。

必须得找阿姨说说才行。

连漠握紧床沿,刚想要动作就听到宿舍里其他孩子的抱怨,这种涌动着羡慕嫉妒的话像一盆水把他泼醒。

覆水难收。

事情已经确定了,他现在再去关心连绛孤儿院的大人们会误会的。

躁动的情绪瞬间平复下来,以后再联系吧,而且如果连绛新的爸爸妈妈不欢迎呢,还是算了吧。

和虽然平复情绪但仍然不如平时睡得好的连漠不同,掰正生物钟的连秋睡眠质量贼好,第二天精神抖擞,让为她办理借书卡的老师站在窗外露出慈爱的笑容。

这就是她选择当老师意义啊,帮助孩子们变得更好。

心满意足离开的老师在办公室聊天时也顺便说到了连秋,虽然没有父母的帮助依然积极向上热爱学习,可以说是大部分老师都喜欢的学生。

不过,随着时间过去,这个描述又增添了许多新的标签,比如性格安静,静得下心,学习非常努力,甚至有点担心。

“换座位的时候把连秋放在活泼一点的孩子周围吧”第一次换座位班主任调座位表的时候这么下定决心。

两三个班,一百多个孩子,在备课会议写记录等繁重的工作下,只有少数突出的孩子能够记忆深刻,这其中就有连秋。

因为这孩子实在太安静了。

对于一般学习好的孩子,老师家长总忍不住会担心受到班上比较淘气的影响,但到了连秋这儿,老师是巴不得她可以更活泼一些。

如果不是课下和那孩子交流过,都要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在福利院受了什么委屈。

对于老师们的看法,连秋是不知道,但她也感觉其他人眼里的自己好像是比较内向的。

连秋的同桌是个自得其乐的小吃货,别人的小嘴不停是在叭叭说,她…是在运用各种技巧想方设法把抽屉里的食物转移到嘴巴里。

连秋:……

发现这点后的连秋简直叹为观止,尤其是,这个孩子居然一点也不胖。

这就是传说中的吃不胖的体质吗?慕了慕了。

殊不知邻座的吃货同学对她也很是敬佩。

具体体现在她居然愿意从珍贵的食物里分出一包递给她,连秋见到越过三八线的q q糖眼睛都睁大了。

圆溜溜的眼睛搭配上两股小辫让刚刚还和零食依依不舍的邻座露出笑容,明明只是个六岁的小丫头却露出长辈般慈爱的微笑。

林婉婉同学伸出还带着婴儿肥的小爪子单手摸了摸连秋的狗头:“真可爱。”

连秋:!!!大胆!!!

当然,在无奈的半月眼的同时,连秋也有一眯眯的高兴。

咳,被夸可爱了呢,毕竟看起来还小,换算成长大的时候就是被夸漂亮的大美人了吧。

连秋扭捏了下:“是吗”。小姑娘嘴巴挺甜的,现在的小孩子真厉害。

旁边的女孩子却没有那么多心思,仿佛下定了决心的将军,当断则断,她眼神冷酷的把q q糖往连秋的方向推了推,听到连秋的回应她抬起头表示肯定,为了表现她的坚定还同时点点头。

“那当然了,小丫才不骗人”。

哦,原来同桌的小名叫小丫,get到新知识。

“连秋和昨天吃的兔头可像了”

连秋:!!!

婉婉同学说着舔了舔嘴唇,眼神也变得飘渺,陷入了回忆之中:“真好吃,还想再吃兔兔,兔兔真可爱。”

连秋:……

凭借着成年人的毅力,今天的一年级6班少了一桩惨案,不是。

总之,经过一番交流连秋总算是弄清楚林婉婉跨越“国境线”进行友好交流的原因。

很简单,出于所有家长对于学霸的喜爱。

“妈妈让我跟你交朋友哒”

对此连秋本人是没有什么想法,小姑娘很可爱,她是无所谓的,不过也是从这个交友广阔的小姑娘这里,连秋知道班里同学对她的风评。

“连秋你超厉害,妈妈说之前就觉得你很厉害了,但是不敢搭话,感觉…嗯”林小丫挠挠头纠结了一会儿找到一个形容,“秋秋你和爷爷有点像”。

“其他同学也觉得,有点像老师,你超——”小姑娘把两臂张开表示她说的程度之大,“特别安静,好像树一样。”

爷爷,树,安静。

连秋也意识到什么,果然是荒岛呆久了,后遗症,不过她可没打算这样下去,当然这个就不用跟小姑娘说了,她眨眨眼睛,在小姑娘瞬间盯过来的眼神中慢悠悠拆了糖果熟悉的包装。

嗯,紫色,葡萄味的。

然后,捏起一个在小姑娘装作不在意的眼神中…塞到小姑娘的嘴巴里。

小姑娘林婉婉:!

连秋:啊,指尖的口水,还好是刚洗过的手,话说回来,是不是要劝小姑娘带点湿巾,平时吃东西前擦一擦,卫生还是挺重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