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告白(17)

于嘉林稍微松开他,但依旧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

“这是我捡到的。”于嘉林就这么简单解释一句,“拿来防身。”

“他好像在楼顶天台上。”言轻字斟句酌,以免又把于嘉林刺激地一个不爽,“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吗?我怕他想不开跳楼。”

他并不相信于嘉林和段丞没见过面,或许这两人还动了手。

于嘉林似笑非笑,没问他之前怎么跟段丞联系的,只说:“我当然是不希望你打。”

“他死了才好,我为什么要想办法救他?”

言轻沉默地离他远了点,于嘉林对段丞的杀意已经不掩饰了,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你一定想打的话,就打吧。”他声音柔和下来,罕见地尊重了言轻的想法。

言轻:“……谢谢?”

他狐疑至极,觉得于嘉林话里有话,没那么简单。

现在最清晰的线还是季远那条。校花和季远争夺一个重要名额,然后被季远杀死,于嘉林选择帮他埋尸,然而两人的埋尸现场被发现,有人录下了整个过程并准备告密,而不幸的是告密者应该也被杀了。

有八成可能,无头尸是那个告密者。

他现在奇怪的是,段丞扮演了什么角色,为什么于嘉林会帮季远埋尸。

言轻拨打电话的时候,另一头很久很久都没有接,他不信,便又打了出去。

于嘉林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动作,一遍一遍打电话,突然幽幽道:“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吗?”

言轻一愣:“我应该看到什么?”

“那么我知道了。”于嘉林点了点头,“如果今天我们能活着等到天亮,你会去找季远吗?”

言轻:“嗯嗯!”

季远还在医院里,今天晚上他们进入人鬼对抗阶段,季远应该也很危险,不知道他明天早上去,还能不能看到他活着。

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他都要去确认一下。

于嘉林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并不同意我的提议。”

言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于嘉林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明明是温柔的,语气也平淡冷静,但言轻就是听出一丝怪异。

“如果让你活到明天早上,你第一件事是去找季远,第二件事呢?”

言轻纳闷地想这有什么好问的,迟疑道:“……难道不是去吃早饭?”

于嘉林笑了声,眼底一片死寂:“是报警吧?”

他的语气越平淡,言轻就越觉得背后发冷,他立刻用力摇了摇头!

但是于嘉林早就看穿了他的想法,怎么会相信他。

0126让他快跑,跑出去!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出于嘉林脸上的表情有多可怕,极度冷静又极度疯狂,嫉妒和怨愤交织,这一刻他好像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言轻却反应慢了一拍,仅仅只是满了一个呼吸而已。

下一秒,他的后颈遭到重击!

体育生的手劲很大,言轻几乎是被他硬生生劈晕的,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一片漆黑,双膝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大颗大颗的冷汗一瞬间从头上冒出。

0126尖叫:“宿主!”

言轻晃了晃脑袋,眩晕感,恶心感,失控感,他知道自己快晕过去了,但是于嘉林怎么回事,不是说不会杀他吗?

他没有晕倒在地,于嘉林在他失去意识前搂住了他,眼中没有高光。

“真笨。”他喃喃自语,“要是被另外两个人骗走了怎么办?”

“那我可就疯了……”于嘉林慢慢靠在他头发上。

那就干脆让你安静下来吧。

在听到那些怪谈的时候,言轻就应该认识到,他们三人手里都是沾着人命的。

杀过人的和没杀过人的思想完全不同,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所以一开始,他,段丞,季远三个人就能分辨出对方,就像天才和天才总是惺惺相惜,刽子手和刽子手总会臭味相投。论坛上有些帖子说得对,这个宿舍就像被诅咒了一般,每一届住进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三人出现在这个宿舍的同一天,就注定了结局。

但是言轻出现在了这个宿舍。

一开始他不明白,另外两人也不明白,这种天真好骗的小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他们中间。

还被他看到了三人的凶杀现场。

段丞提议将他逼走,自己也没反对,他觉得用流言蜚语逼他退学,已经是相当仁慈了。只是没想到,言轻笨地根本看不出来,依旧孤零零地在学校来来往往,别人不喜欢他就不喜欢他,他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书本,小说,美食,他过得比他们想象中单纯自在。

观察久了,就越发觉得这份难得的乐观耀眼至极,于嘉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神从监视一只猎物,变成了渴望。

不知道这样的乐观,尝起来是不是甜的。

他相信,另外两个人和他一样的想法。于是就有了那样一个晚上,以试探为目的招鬼游戏。

结果让他们很挫败,言轻对校花和无头尸都没有反应,他的确把那天晚上忘得一干二净。

也是心大。

于嘉林微不可查地笑了笑,方才还很强势的动作轻柔起来,将言轻抱了起来。

言轻脸色苍白地靠在他胸膛上,鼻尖还呼出热气,眉毛紧紧蹙着,不似往日那般舒展,体重也轻,跟个小孩儿似的。

不知道平时吃那么多东西长哪儿去了。于嘉林心想。如果能再胖点,应该抱起来更软吧。

言轻在黑暗里昏沉了许久,他以为自己的任务肯定失败了,得扣积分。

攒了一定积分就能重新选择一个人生,但这个目标目前很遥远,他现在分少得可怜,他已经预见了自己和0126抱头痛哭后再惨兮兮地赶下一场。

然而他呼唤了半天,都没有听到0126的回答。

眼皮无比沉重,他感觉自己就像溺水的人刚被救起,呼吸困难,连动一动手指似乎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然而发现眼前依旧一片漆黑。

“我还活着吗?”他慢吞吞道。

“活着。”0126的声音就在耳边,他感觉自己头发被揪了揪,“他对你可真好啊。”

“谁?”言轻下意识问。

“于嘉林啊。”0126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感慨,“都那么凶地要把你关起来了,还不忘记给你塞点零食,怕你饿。”

“……这福气给你?”

言轻头痛欲裂,他想坐起来,但砰的一声撞到了头,躺回去的时候又磕了一次。

脑壳被重击了三次,他捂着头,看起来有些想不通。

“我在哪儿呀这是。”他摸了摸四周,居然是一个不大的空间。

看大小,怎么那么像棺材。

“我要被活埋了吗?”言轻愣了愣。

“不是,你被关在了柜子里。”0126咔嚓咔嚓,拆了一包于嘉林留给言轻的薯片。

言轻缩在柜子里,虽然能够稍微展开身体,但最舒服的姿势还是抱着膝盖,他试着去推门,但意料之中没有推开。

0126分了他一片薯片,一边含糊不清道:“唔……你被关进来前我看了一眼,于嘉林拿着刀出去了。”

言轻抱着膝盖:“我要被关多久啊。”

0126:“不知道呢,如果他能活着回来,你就能出去了。”

言轻也忍不住拆了一包薯片:“他什么意思啊。”

又把他敲晕,又把他关起来,但还给他留这么多吃的,似乎生怕他饿死。

0126:“怕你出去报警嘛,干脆把你关起来。”

“或者,他打算等季远和段丞都死了后,没有人再妨碍你们俩,再把你放出去。”

说白了,就是一场变相的囚.禁罢了。

言轻轻声道:“他打算出去杀了段丞吗?”

0126想了想:“我不确定他会不会亲自动手,要我说,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本来他们俩可以相安无事,但偏偏玩了招鬼游戏,被他们杀死的人变成鬼找上门来,刺激了他们的神经。”

言轻点点头:“所以,于嘉林知道无头尸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记起来自己上论坛的时候,好像无意间看到过季远说的招鬼游戏介绍,有一个回帖明确提到过替死鬼。

招鬼游戏是可以停止的,在招来的鬼找到替死鬼后,就会停止。

于嘉林肯定知道了这一条,所以今天他对段丞的杀意这么大,段丞也揭露了于嘉林的真面目,两人互捅刀子,就是为了让对方成为替死鬼,自己就能活下去。

言轻本该是今晚最好的替死鬼。

但此刻,那两人却默契地将言轻无视,更是将他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反正这里还挺安全的。”0126语气轻快道,“无头鬼和倒立校花都被引走了,咱们就只需要吃零食等剧情上涨就好。”

“你的任务也只是活到最后而已,其他人的死活倒也不必那么关心。”

言轻吃薯片的速度慢下来:“是这样吗?”

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他甚至感觉到身上冒出了冷汗:“我们好像忘了还有一个怪谈……”

那场大火,和宿舍里死亡的四个人。

如果这个宿舍现在着火,那他会不会在柜子里活活烧死?

仿佛印证他所想,空气中突然弥漫出一股焦油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