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芭蕾舞者

芭蕾舞者==那或许是她逃离的通道。

李爸爸实在看不过去了,那一鞭子的声音就仿佛打在他的身上,转身过去,夺走了老婆手里的鞭子,吼道:“差不多得了,有本事就去那种私立的女子学校,你每天这样疑神疑鬼的,越是不让她干,她偏要联系,有用吗?”

李妈妈把李莱妮推到在地,看着小腿上血淋淋的伤口,她才晃过神来,下手有点重了,可是,她还是咬着牙辩解道:“如果打,能让她长点教训就好了,她一个姑娘家的,这么贴上去,难免人家不会看轻她。”

“可是她懂什么呀,谁玩的好就跟谁在一起,你这样,能解决问题吗?”李爸爸指着李莱妮说。

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原本只是一件小事,她换了学校,学习也进步,稳固在前几名,可非要疑神疑鬼的怀疑她早恋。

越是不让她干的事情她非要执拗的去做。

这个脾气跟她妈算是一模一样了。

“莱妮啊,疼吗,疼就哭出来吧,爸爸给你找药。”李爸爸抹着眼泪把女儿拉到房间里,看着红红的小腿,好好的腿,弄的跟红萝卜似的。

捏的拳头一直没有松开,她坐在床上,眼泪悄无声息的落下,一直忍着没哭喊出来。

李爸爸找着药还有消**水,上学的时候只能穿裤子了,这样的腿,明天罗老师看到了不知道要找他说些什么大道理了。

“忍着点,过几天就好了。”

“我不上学了,可以吗?”

“不行啊,现在不是小学,不上一节后,后面补不回来了,爸爸开小毛驴送你过去,这样会好一点,妈妈只是在气头上,下次不会了。”李爸爸保证的说道。

“爸爸,我是捡来的吗?”

“当然不是,有出生证明,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乖,不要胡思乱想,妈妈只是太在乎你了,还有一个月就要暑假了,到时候爸爸帮你,去罗老师家玩,反正罗老师很喜欢你,她儿子又很少在家里面,去玩正好,妈妈这边,我再想办法,好吗?”

“学校附近有个游戏厅,其他同学都去玩过,我没有去过,爸爸,我可以玩一次吗?就一次,保证不会影响学习。”

李爸爸看着门外:“虚……这个不能玩,一玩成绩会下降,再过一年,等考完了,彻底结束了升学考试,爸爸带你一次玩个够,一整天都没关系。”

也是怕外面老婆听到。

这天恰好是罗老师在门口值班,看着李莱妮由爸爸亲自送过来着实有点意外,她一向是自己公交车来去。

李爸爸很怕见到罗老师,还没等对方开口说话,他就把李莱妮放在门走,自己则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因为穿着裤子,走路的时候偶尔会因为伤口粘着裤子拉扯的时候会疼痛,她连走路的动作都不敢很大。

罗老师拉着她过来,看着离开的李爸爸奇奇怪怪的,问:“你爸爸怎么了?好像在躲着我。”

李莱妮看着离开的爸爸,回答道:“大概是忙着要开店吧,少一桌生意,我可能就少一顿饭吃了。”

罗老师抹着她的脑袋说:“别听你爸妈瞎说,生出来就要负责,你还是学生,钱的事情都是家长要考虑的问题,你只要好好学习就好了。”

“好。”李莱妮乖巧的回应道。

想着爸爸早上的保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心想,保证又有什么用,妈妈说,男人最喜欢说谎了,然而,爸爸就是最好的例子,重来没有做到过一样答应过她的事情。

芭蕾舞的老师从外面高兴的跑进来,李莱妮还没有进去,就被她拉着,甚至还拉着罗老师,高兴的手舞足蹈。

罗老师搂着李莱妮,像自己的小孩一样,甚至也像个朋友一样,对舞蹈老师说:“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样,不会是和我有关。”

舞蹈老师捏了捏李莱妮愁眉苦脸的脸蛋,说:“我有个学长,刚毕业的时候也是学习芭蕾的,后来去美国学习,有过国际巡演的经历,这次他回国,就是想带带几个学生,跟他一起来的还有那边的老师,如果能入得了他们的眼,或许这小丫头能拿到推荐信去美国学习芭蕾舞了。”

罗老师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高兴,因为知道,她的妈妈把基本的教育问题比芭蕾舞看的还要重要。

李莱妮之所以现在学习芭蕾舞,也是小时候听着她的建议,当成兴趣来学习,并没有想过专攻舞蹈。

“我学长说了,那几个老师一直在寻找适合的白天鹅,女主角,知道嘛,能走出国门,那都是不错的经验,哪怕不能在那边争得一个优秀,但至少在我们学校,是一段佳话,不是吗?肯定不会影响现在的成绩,只是准备暑假的演出,至少在我手里的几个学生,她是芭蕾舞跳的最好的那个,学的也快,是有这方面的天分。”

舞蹈老师对李莱妮的喜欢,不亚于罗老师,她在学校干了这么多年,最高兴的是,罗老师推荐的这个学生,像是看到了希望。

“是和学校的课程一样吗?”李莱妮知道,美国离韩国很远,远到可以一年难得回家一次。

尤其是来去一次很麻烦,机票可能比回中国还要贵,到时候,可能要等学业结束了才能回家。

这样的话,几年之后她也能知道的更多了吧,也知道如何生存了。

或许这是一个离开家的好机会,不用离家出走,而是名正言顺的离开。

当时,听完舞蹈老师的话,李莱妮就坚定不移,她终于找到了自己要生存下去的理由和意义。

只有离开那个没有交流没有温暖的家,才有另一翻人生,或者,可以说,这次的机会,是一个重生。

“我想试试。”李莱妮坚定的说,虽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是,她要抓住这个机会。

不试的话,也许前面会有更多迷茫的时候。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为舞蹈老师说的那样,能抓住那几个国外来的老师。

“李莱妮……”罗老师想和她讲道理,这个决定是一个15岁小女孩的挣扎,想从一个鸟笼里逃走。

可是,不管是不是成抓住这个机会,只是这个决定,她的妈妈就不会同意。

这意味着,她要放弃现在的学习成绩,放弃眼前看得见的美好,去抓一个不可能的事实。

既然舞蹈老师欢喜雀跃的带来了好消息,如果真的能顺利的话,她现在就不会只是一个舞蹈老师了。

莱妮很确定的说:“老师,我想去,希望可以给我这个机会,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舞蹈老师看着她诚恳的脸,就知道,没有看错这个孩子,她就是这批学生的希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