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后续

废宅的作息通常日夜颠倒,空白被迫参与了一周投票游戏,这点时间还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生物钟。通关游戏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游戏之神]表示,当然是开下一局。

两个资深游戏宅就近开了网咖包间,幼女半个身体埋进懒人沙发,空捧着游戏手柄落下感动的泪水。终于,不用再像大河剧一样跪坐了!游戏,才是人类的最终归宿!

手机的振动音被懒人沙发的填料扩大,幼女从沙发中艰难地抽出一只手接听:

“不是说[游戏之神]和[正义的伙伴]都会出场吗?”是羽岛幽平。外面四处是[正义的伙伴]引发的骚乱,他竟然还能冷静地和空白谈合作。

白完全没有帮哥哥扫尾的想法,陷在沙发中一动不动,只将手机递给空。

老资本家了。空落泪,不管是妹妹还是羽岛,他认命地解释:“那什么,现在的流量还不够回本吗?”他只是个游戏社恐并不想掉马。

“回本也是[正义的伙伴]的绩效,节目组这边很难办,希望你能接受下期专访。”羽岛幽平恶魔低语:“顺带一提,这次的违约金不需要付。”

不需要付违约金。空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白反应极快地拿起网咖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刚好是延迟几秒的画面:

神色冷淡的明星似乎在尝试禁欲系风格,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后,一只手支着额头:“……违约金不需要付。”右上角一列小字标明节目名称,《羽岛幽平与[游戏之神]的深夜谈话》。

“不好意思走错了。”适时地走进来一个老网咖人,嘟囔着:“门锁好像坏了……”然后迟一拍反应过来,他盯着空白兄妹和电视上的羽岛幽平,灵光乍现:“[游戏之神]?!”声音之震惊,响彻整个网咖。

这就是[游戏之神]被成批狂热粉丝追得东躲西藏的前情。

“妹妹啊,废宅为什么要经历这些?”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得已往会议室那边溜。那边有神秘侧的保障措施,大概能躲过去。

白跟着空同步落泪道:“哥,被制裁了呢。”

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冠,隐约可以看到会议室的灯光。跑动中的空白兄妹像是突然撞在果冻质地的无形墙壁上,一个踉跄向后坐倒。空揉着鼻子:“谁干的?!”

月黑风高,人影自背后无声无息地笼罩了空白兄妹,白发青年不怀好意地笑道:“是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嗯哼,还是不要太小看咒术为好哦。”

巧合反复叠加就不是巧合了,而是出自某种未知的必然。不想暴露身份的访谈者刚好遇到门锁坏掉和走错房间的粉丝概率,作为已经发生的事实,现在可以记录为百分之百。

“最初设定的[因果律]会让空白兄妹必然取得投票游戏的胜利,也就是说,无论他们想溜到哪,都会因为不可抗力回到会议室。我们去会议室附近堵人。”五条悟得意地解释自己的设计。

夏油杰配合地点头。悟对术式的利用的确远非常人可及,但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做到,而是有没有必要吧,于是他问:“悟,你已经没有罪名了。直接让高层取消投票不就可以避免监/禁了吗?”

“烂橘子才不会取消。从一开始罪名就不重要,他们只是想控制住知晓未来的我罢了。必须让[空白]作为因果的一环,亲自否认因果才行。”

“最重要的是,[因果律]崩塌后,这八天的存在会被世界意识清空,只有杰会记得。”五条悟轻松地讲出会忘记的可能性,任由气氛陷入沉默,似乎在等待某个确认。

夏油杰怔住。回到八天前,他就不会被咒术会通缉,也不会成为众所周知的杀人犯。但是,与悟相处的经历,拥抱和亲吻,告白和誓言,只有他一个人能记得吗?

“……我们逃走吧。”夏油杰沉默半晌,说道。即使失去容身之处也不要紧,他唯独不希望悟会忘记。

白发青年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五条悟捂脸肩膀颤抖,喉咙中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你总算记得带我玩了。”

“没事的,只要杰以自己为果,以我为因,再次发动一次[因果律],我就会想起来。所以,一定不要让我忘记啊。”苍蓝色的眼睛充满明快的信任。

夏油杰轻笑,叫出粘液块咒灵设下陷阱。空白兄妹是看不到咒灵的普通人,在确定去向的情况下陷阱可以做得相当明显。

五条悟立刻垮下脸,抱怨道:“我快对这玩意产生阴影了,能不能换一个?”

“不行,是悟先试探我的吧。”夏油杰笑眯眯地说:“说好多依靠我一点的。”

看起来杰的状态已经恢复了。

五条悟对夏油杰的抱怨乐在其中,他耸耸肩示意无辜,翘起的嘴角显示出他愉快的心情。

.

面容精致的白发青年没有一点偶像包袱蹲在两个普通人旁边,像玩/弄猎物的猫咪一般开口:“你有两个选择,被我打一拳然后坦白,或者坦白后被我打一拳。”

“根本没区别吧。”空吐槽,他看着跃跃欲试的五条悟,并不想体验被神秘侧的咒术师打一拳的感受。他无奈道:“我选二。”

“看在我们帮了你这么多的份上,能不能不打?”空深吸一口气,直接表明立场。看来这位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很没经验。反派反杀秘技第一点:拒绝嘴遁!

“帮我被监/禁?”五条悟果然被空的话挑起了兴趣:“事先声明,能找出卧底是我谋划得当,你不要乱攀关系哟~”

“是GAL。”软糯的声音突然插/入。

空感动地看向良心发现的资本家妹妹,幼女无机质的金瞳毫不退让地对上苍蓝色的六眼:“哥负责计划,我负责可能性。”

“我真的是守法公民呐,所以只构建了GAL而已,看在你和夏油君情感顺利打出TE的份上,能不能放过我们呢?”空为妹妹语焉不详的话解释道:“在咒术的世界中,我们是异常的。所以可以作为透明人*将所有概率、策略和计算,都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收束。”

“所以[正义的伙伴],监/禁计划都是为了打出GAL的TE?”夏油杰大感荒谬,他抱臂旁听到现在,稍微跟上点空白的思路:“把‘我想要的东西都摆在我面前’吗,太乱来了。如果我接受了,GAL就会BE吧。”

“要把创作者准备的隐藏内容引出来,才能够达到TE。”空补充道:“[空白]不会输掉游戏,你是受益者不是吗?”

“事情一旦发生,概率论就变得很牵强了。基于已确定的现实,你已经百分百选择五条悟了。”白说道。

这一天,夏油杰经历了桌游番和战斗番之间的世界观对撞。

五条悟若有所思,他从咒术的角度过了一遍GAL的逻辑,似乎不是说不通。[因果律]覆盖的范围本来就包括术式发动者夏油杰和通关奖励五条悟,发动者对应GAL主角,通关奖励对应GAL的攻略角色,的确可以在投票游戏内再构建一个游戏。并且依靠[因果律]的确认,TE可以被确定为唯一的结局。

“我认可你们的帮助了。”五条悟煞有介事地点头。

空累瘫后仰躺倒。视野中笑得不怀好意的白毛没有消失,他坏心眼地说道:“认可和打你不冲突吧?差点被监/禁的人是我哎。”

“坑你的是琼斯,和我们没关系。地址已经给夏油君了。”空不得不解释,最后干脆自暴自弃道:“算了,你打吧。”

白色猫咪对不再反抗的猎物失去了兴趣,抛出早已准备好的问题:“GAL我是明白指的是我和杰。那投票呢,你觉得是游戏吗?”

只要[游戏之神]否认已经进行过的游戏,[因果律]的逻辑链就会断裂。

空不明所以:“当然不是。”

话音刚落,强烈的晕眩感袭来,纷杂的认知被灌入大脑,空仿佛看到明镜般透亮的辽阔海面上的岛屿醉酒般摇晃,不对,他反应过来,因为是影子才会摇晃,倒置在镜面下的岛屿才是现实。

“白,今天是几号?”空从数个同时运行的显示屏中回神,偏头问拆开零食的妹妹。

白叼着零食包装袋扫了眼时钟:“9月12号,该打排位战了吗?”

.

“杰,怎么了?”头戴符咒的白发青年挂在夏油杰身上,他明显感到夏油杰引着前往禁闭室的脚步顿住:“不用担心哦,只是去观光而已。”

“不止吧,我已经知道了。”夏油杰意味不明地笑了声。

五条悟呼吸乱了一瞬,撕掉没什么用的符咒辨认情况,正对上夏油杰突然凑近与他额头相贴,微微睁大的苍蓝色眼睛看着夏油杰颤动的睫毛,太近了。他条件反射地闭眼,黑白两色的睫毛彼此交织,随着对方轻蹭拨动。那个温柔的声音说道:“想起来吧,悟。”

倒置的岛屿在死寂的海面中震荡,如镜的表面皲裂开来,世界重新倒转。五条悟松开攥在手中的符咒,回抱住夏油杰,轻佻地笑道:“我回来了~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