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20 章

“可恶!你这条垃圾青花鱼!怎么会在这里?!”

中原中也狠狠踩着咒灵的胸膛,压抑许久的怒气从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渗出。

咒灵偏转头,始终不肯用正眼看中原中也。

黑色的卷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咒灵的眼睛。

然而,就在偏转头的时候,咒灵看到正在安慰太宰治的织田作之助,眼里流露出几分不知是羡慕还是悲伤的情绪,嘴唇微张,慢慢地又闭上了。

任由中原中也在他耳边吵闹。

床边。

太宰治自从感受到咒灵身上的记忆,便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他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把头埋到臂弯里无声落泪。

织田作之助见此,赶紧上前安慰朋友。但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伸出去的手在太宰治头上停顿几秒,最后只能安慰般揉揉他的黑色卷发。

太宰治顿了顿,没有躲避织田作。

夏油杰见一人一咒灵都被分开,自己又不好立刻动手,正想找五条悟问清楚下一步怎么做,扭头发现五条悟早已经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手里还吃着不知什么时候买的甜品。

夏油杰:……

“杰,来尝一口大福吧,味道很不错哦~”五条悟冲夏油杰招手。

夏油杰忍着想揍挚友一顿的怒气,坐下来尝了一口大福,没有想象中的甜腻,“味道还不错。”

“唉,这次任务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啊。这个咒灵看起来好像是中也的熟人,我们可以直接消灭它吗?”五条悟突然开口道。

夏油杰听了差点被大福噎死,他急忙拍拍胸口,吞下去。

“悟!不要在人家吃东西的时候说些不经大脑思考的话啊。”夏油杰起身去找饮料。

“我才没有不思考呢。”五条悟小声嘟囔。

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之前的凝重氛围。

至于原因……

五条悟:因为这个咒灵的能力也是无效化啊,根本就没什么战斗力,随便一个人都能打倒。

中原中也骂了好几遍咒灵,发现它没有反应,只顾着看一个方向,完全无视自己,突然就是一阵泄气。

他和首领宰都死了,就算现在计较这些有的没的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这个咒灵不是真正的首领宰。

在密不透风的港/黑大楼里贴身保护了首领宰几年的中原中也非常清楚。

这个咒灵只不过拥有首领宰的模样和一部分意识。

归根到底,重生的机会怎么可能像批发的大白菜那样廉价?

中原中也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松开一直踩着咒灵的脚,之后也不管咒灵会做什么,直接飞出房外抱住原无。

感受到怀里自家崽崽软绵绵的安慰后,中原中也才彻底清醒过来。

“不好,这个咒灵会影响人的思维!”他冲坐在一旁看热闹的五条悟和夏油杰道,挥手将地上的几块碎石扬起,朝两人袭去。

“?!”夏油杰躲避着中原中也的攻击,清醒过来,看着自己手里的牛奶和大福,“大意了,这个特级咒灵能悄无声息吸取他人的负面情绪,难怪战斗的时候我居然想吃东西。”

这么严肃的场合,怎么可能有心思享乐?他又不是五条悟那个吊儿郎当的性格。

“悟,你早就发现了吧。”五条悟拥有的六眼能够看穿对方的术式。

“嘛嘛,放松点,这个咒灵没啥杀伤力。”五条悟没有直接回答,他咬了一口大福,玩笑道,“大家不妨坐下来好好吃点东西,聊聊天。”

原无不出声,他现在使用不了能力,更何况这件事牵扯不到中也,他不需要出手。

悄悄抓紧中原中也的衣袖,感受到中也安稳的气息,原无慢慢闭上眼睛。

织田作之助还在安慰精神脆弱的太宰治,咒灵始终躺在地上,五条悟吃着甜品看戏,夏油杰一脸想揍五条悟又忍住的样子。

似乎所有人都在上演一场喜剧,只不过各自有各自的剧本。

“行了,我们暂停休战吧。”中原中也头疼道。

一个咒灵问题牵扯出一堆意想不到的事情,严重超出了他的意料。尤其是这个长相和首领宰一模一样的咒灵,他暗中扫视一眼咒灵。

咒灵不想说话,它也没有起来,就躺在地上。

非人的身体不会感受到冷热,也不会感受到人的情绪。

咒灵现在大脑很混乱,它也不清楚自己在思考什么,只知道自己看到那个赤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就想靠近。

但是它没有勇气。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惧怕!棉花都能让他们受伤!我说不定会被幸福所伤。]*

这个人不是对自己微笑,他的关心也不是给自己的。

咒灵一只眼睛被前面的碎发遮掩住,另一只眼睛无神地看着缩成一团的太宰治,那人在抚摸太宰治的头。

【我,我也想要。】它在心里小小声地祈求,但没有勇气开口。

这样的幸福,它也想要啊。

咒灵的鸢色眼睛死水般沉静,它默默地看着那两人,然后慢慢偏转脑袋,自欺欺人般假装看不到。

中原中也抱着原无回到房间,落地。

看着难得脆弱的太宰治,中原中也一方面觉得这个时候把他赶出去不是很好,一方面又觉得不必同情他。

原无被中原中也放到地上。

趁中原中也犹豫要不要把太宰治赶出去的时候,摸索着走到咒灵身边。

咒灵被他撞了几下,但眼睛始终无神地看着一个地方。

原无抓住它的手,开口问他:“你是‘太宰治’吗?”

小孩手心软嫩,一种特别的力量在他们握手之间,传来源源不断的力量,缓慢滋润着自己的身体。

【好温暖啊。】咒灵想着。

它眨眨眼,目光偏转回来看着被小孩握住的手。

“你是‘太宰治’吗?”原无再次开口询问,他看不到咒灵的表情,分辨不出咒灵的态度。

“……”

“你是‘太宰治’吗?”原无耐心询问,没有牵扯到自己真心接纳的人的时候,原无的脾气很好,毕竟他致力于做一条咸鱼。

“……是……不是。”

咒灵终于开口,它的声音很嘶哑,仔细听来甚至能听出多重音,仿佛有多个人在说话。

完全没有太宰治爽朗又甜腻的特点。

“是?还是不是?”原无疑惑道。

“不是,”咒灵反手握住原无的手,源源不断的力量传入自己身体,它再三确认,真的不是负面情绪。

咒灵甩开原无的手,修长纤细的四肢蜷缩起来。

“你,为什么,没有负面情绪?”它抬头问原无。

“……我不能说。”原无摇摇头,难道要他直接说自己的情感大部分被天道封印了吗?会被当成傻子或者异类的。

“哦。”咒灵点点头,样子有点乖巧。

“为什么承认自己是‘太宰治’?”原无揉揉被咒灵甩开的手,再次开口道。

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咒灵属于刺猬的,戳它一下就会竖起软软的尖刺保护自己,但是尖刺又起不到真正防御的效果。

只能顺着毛去撸,虽然这个刺猬咒灵没有毛。

咒灵偷偷看了一眼原无,它,它还想被原无抓着,刚刚挥手拍掉原无的手瞬间就后悔了。

原无看不到咒灵可怜的小眼神,但对外界情绪感知非常敏锐的他走了几步,摸索着上前怀抱住咒灵。

“原无?!”中原中也刚刚还在思考,没能及时拉住自家崽。

一人一咒灵对话的过程中,中原中也保持沉默,但直到原无抱住咒灵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

“中也,不用担心。”原无把头贴到咒灵的脑袋上,轻轻磨蹭几下,“这个咒灵在害怕呢。”

原无低头,对身体在微微颤抖的咒灵说,“别害怕,没什么好怕的。”

与咒灵近距离接触后,看不见的仙力丝丝缕缕钻入咒灵的身体,有效地安抚了咒灵紧绷的情绪。

“不需要害怕。”它听到这个奇怪的小孩子对自己说。

咒灵放松下来,蜷缩起来的四肢慢慢舒展开。

【有如此温暖力量的人,不会欺骗人的。】

“你不是‘太宰治’。”原无感受到咒灵在自己面前放松下来。

咒灵点点头,似乎意识到原无看不到自己,“……嗯。”

原无轻轻揉揉咒灵柔软蓬松的黑色卷发,手感很好,他于是说出来了。

咒灵听到原无的称赞声,整个咒灵都不好了,他眨了眨长而翘的睫毛,“不要……夸我……”

“呜哇!杰你快看,这个咒灵会害羞啊!”五条悟在一旁大惊小怪道。

夏油杰:“……”

他一拳打在五条悟后脑勺上,“闭嘴,看一下场合好不好,我忍你好久了!”

咒灵被五条悟的声音吓着,往原无怀里缩缩。

【糟糕,有点可爱。】

原无心想着,虽然看不到咒灵的表情,但是他能感受得到咒灵是在害羞还是在害怕。

长吸一口气,原无开口提议道,“这会儿应该很晚了,大家都累了,我们要不先休息吧。”

中原中也看到原无疲倦的脸色,同意道,“先把咒灵抓起来。”

夏油杰说:“我去开多一间房,这里不能住人了。”

五条悟拿着饮料和甜品出门,对夏油杰道:“杰,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俩是来打酱油的,好多余哦。”

“你是皮痒了,还是刚刚拳头不够吃?”夏油杰吐槽,他拉着五条悟出去。

太宰治的眼泪就没有止住。

“行了,青花鱼,别装了。”中原中也上前几步,把太宰治拉起来,“你早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看戏看得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