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8 章

京城傍晚时守门的侍卫会换一次岗,负责的侍卫头领曾受过萧穗相助,一直对她感激不尽,萧穗早就派人打点一番,只消拿出令牌便可直接进京。

深沉夜色笼罩住寂静大地,等萧穗转醒时,府中马车已经到了萧府,裴元淮也不见了踪迹。

香囊还在她柔白手中,萧穗曲腿坐起来,口中有股甜味,不知道裴元淮喂她吃了什么药丸。

她慢慢打开香囊看一眼,物件倒还在,只不过系带的结稍微有了些变化——裴元淮打开过系带。

他不是莽撞之人,更不会轻易碰别人东西,萧穗的手轻轻撑住额头,有些弄不清他是什么意思,马车外的阿碧似乎察觉里边动静,过来低声问:“姑娘醒了吗?”

萧穗应了一声,把香囊放进自己怀里,轻揉几下圆润细肩。

阿碧搀着她下来,问:“姑娘是太累了吗?怎么睡得这么沉?”

萧穗摇摇头,心觉还好,心肺也舒服了些,她手臂搭在阿碧手上,又问旁边侍卫:“人何时走的?”

“在进府石桥那里走的,”侍卫以为她见的是什么暗探,便道,“他说大小姐近日劳累,在歇息,不得吵闹。”

萧穗微扯嘴角,有几分嘲讽之意,他倒还好意思说,若不是因为他们之间那点见不得人的事,她何必累成这样,日日担心。

阿碧看出她心中有事,便担忧问:“姑娘见谁了?”

萧穗淡声道:“阿碧,不该问的东西不得多问。”

阿碧知道自己多言,不敢再问,应了声是。

萧穗得病那段时间一直没能睡个好觉,今天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骨头架都要被人捏散样,她被坐上准备好的轿辇,捶着身子回自己卧寝。

前段时间在宫中那两天并不曾过好日子,今天久违的旖|旎倒让她思绪颇多。

裴元淮于以前的她而言,自然是不一样的,他浓黑深眸中只有她的样子,偶尔也会让她面带薄红,当年夜深人静时,她暗中剪下他一缕乌发,碍着女儿小心思没告诉他,只存放在玄鸣寺祈福大殿内,希冀白头偕老。

时间过去也有四年,如果林叔不来找她,或许萧穗早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

她对玄鸣寺有些恩情,哑巴小僧也不会说话,谁也不会知道她过去做什么。

九曲回廊曲曲折折,后院到处守着侍卫,萧穗还没回到房间,李管家匆匆跑来找她,脸色焦急道:“姑娘,秦编修刚刚来了,说镇南侯在玄鸣寺**,性命垂危。”

萧穗微微一顿,镇南侯**的时候秦鲤就在玄鸣寺,他倒确实该来找她言明情况。

她只颔首道:“让他去书房稍等片刻,立即过去见他。”

夜风瑟瑟,满地黄叶,萧穗回屋先换了身衣服,她在玄鸣寺和裴元淮做戏时被秦鲤看到过,他眼睛利,很有可能辨出她身形,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自己今天出过京城。

……

书房燃着青铜连枝灯,映着秦鲤的清俊脸庞,他还穿着今日在玄鸣寺的蓝袍,风尘仆仆,像是刚刚回来没多久。

萧穗刚刚踏进门槛,便见到他皱着眉,手里握着茶杯敲着紫檀木案桌,似乎是等急了,她先一步进入正题问:“方才喝药耽误些时间,劳秦大人久等,你说的事是真是假?镇南侯怎么会去玄鸣寺?又是怎么**的?为什么我的人没得到消息?”

秦鲤听到她的声音,放下手中茶杯,起身拱手行礼道:“萧姑娘,下官今日随母亲前往玄鸣寺,中途听到僧人传镇南侯遇到刺客,便匆忙去镇南侯寮房查看,玄鸣寺老主持帮镇南侯止住了血,但镇南侯伤势过重,至今没醒,如今镇南侯膝下长子不过七岁,若他出事,小皇帝便有理由可以收回兵符,故特来和姑娘商量。”

窗外有侍卫把守,寂静深夜只有冷风呼啸,萧穗抬手让他坐下,她坐到主位蒲垫上,微微沉思道:“秦大人的话我自是相信,魏王殿下尚有些时日才能回京,此事不可大肆宣扬,更不可让朝中知道。”

她话语虽是冷静,烛光却映出她眼中的一丝惊讶,就像是完全没预料过会发生这种事。

秦鲤也没往她会去玄鸣寺事上想,撩袍坐下,回她道:“下官已经让镇南侯夫人瞒住此事,对外称镇南侯只是受了轻伤,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萧穗懂得他的意思,她轻道:“镇南侯桀骜不驯,掌有兵符,但他对魏王殿下忠心耿耿,在这种关头对他下手的,大抵也只有龙椅上那位。”

裴元淮的目的是什么,她猜不到,可说来说去,不过是争权夺利,只要裴元淮没有心思顾虑到她,那就算她私下做得再多,他也不会有机会把他们的事告诉魏王。

她三两句便将矛头隐晦指向了裴元淮,秦鲤没有反驳,无论这件事是不是裴元淮做的,他受益都是最大。

秦鲤问:“萧姑娘打算做什么?”

萧穗细白手指微微蜷起,轻抵住下巴道:“刑部尚书是祁王岳父,若是让他们出手查些证据,倒不用让魏王卷进这些事。”

祁王是先皇后的儿子,裴元淮充其量也只是继后半途收养的。

她身着鹅黄襦裙,身形曲线窈窕有致,清雅精致,双眸湛湛如秋波,手指纤长而白皙,格外秀美精致,美人便是美人,只是扫过一眼目光就觉被吸引住,但秦鲤看着她的手,微微皱眉,觉得有点眼熟。

萧穗发觉他的视线,她顿了顿,慢慢将手放到丰|盈胸口,微有不悦道:“旁人虽对萧某有些吹捧,但萧某曾认为秦大人不是这种人。”

今天在玄鸣寺撞见他是意外,秦鲤精明,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看出蹊跷,但他一向自命清高,不会喜欢有人这么说他。

她的动作就像是女子在防备有心男子,秦鲤不可避免随她的动作多看了两眼,他低头拱手道:“下官失礼,萧姑娘处事一向有门道,既然有了法子,便不用担心,只是下官想斗胆问上一句,萧姑娘今日可曾出京?”

“秦大人这又是在怀疑什么?”萧穗淡道,“我身子不适,连外人都不常见,何必要跑出京城?”

案桌上的茶已经凉了,幔帐被透进来的微风掀起一角,烛光也晃动着,屋内氛围因她语气而有些紧张起来。

“萧姑娘多虑,”秦鲤抬起头来,“下官在玄鸣寺时撞见过一个女子,现在回想起来,发觉同萧姑娘有些像,心想萧姑娘去玄鸣寺有事要做,下官可以代为分担。”

萧穗不傻,知道他是在套她的话,他们二人不算相熟,萧穗也没想到他这般眼尖,连她被裴元淮遮住了大半个身子,他都认得出来。

“那种女儿家的姻缘地,我刚才还想问秦大人为什么会在,但又觉秦大人可信,故一句未提,”萧穗咳嗽一声,“秦大人还是早早改改这疑神疑鬼的毛病,若哪日觉得魏王行动有异,莫不是还要上前质问一番?”

她身后有两座栩栩如生的铜金像,摆放在两旁,衬出她语气的威严。

秦鲤不卑不亢道:“为魏王殿下行事,需提整颗心谨慎,若萧姑娘要问下官,下官也绝不隐瞒。”

他是说不通硬石头,对任何事都不会放下戒心,萧穗顿了一会儿,只道:“罢了,秦大人今年二十六尚未成亲,想来也知道去那里做什么,镇南侯的事我会从中周旋,也多谢秦大人前来告知我这件事。”

她心想秦鲤看着也不赖,倒半点不如裴元淮那个一勾就上的傻子会享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