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014章 胆子

第014章胆子

从宫中回陋室的一路,许骄都在出神。

梁城的事,就似一道业障一直绕在心中,即便知晓宋卿源不想让她插手,她还是会想起爹,想起爹最后离开家中去梁城前,半蹲下看她,绾过她耳发,同她说,阿骄要替爹照顾好娘亲,许骄眼圈微微红了……

“六子,”许骄撩起帘栊,“去工部。”

”哦。”六子调转马头。

***

等回了家中,许骄一头扎进房间里,从黄昏到半夜,一直没露过头。

宋卿源既然让沈凌负责梁城水患之事,沈凌一定会去工部调梁城的资料,有宋卿源的旨意在,工部早就加班加点将资料整理出来,也会留备份,她很容易就拿到了副本。

厚厚的三摞,比白日里在宫中看过的折子还要厚上许多。桌案上置着有,案几一侧放着有,地上也有,许骄会将看过的资料,没看过的资料分开放置,这些资料将许骄整个埋在资料堆中……

岑女士来的时候,见屋门是打开的,许骄怕热,一定要通风,岑女士一时竟没找到自己女儿,伸手敲门,才见许骄的头从一叠资料中伸了出来,“娘……”

一般没事的时候,都会没正行得唤她岑女士,累了,恍惚了,才会唤她娘。

岑女士上前,忧心忡忡,“怎么这么晚?”

岑女士一面走,一面当心脚下,怕踩了她屋中堆积如山的资料去。

许骄怕提起梁城的事,娘有心,简单应了声,“刚回朝中,事情多。”

岑女士终于近前,许骄一面扯了几页废纸盖住桌案上的梁城水里工事,一面撒娇道,“岑女士,我好饿,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你听听。”

岑女士叹道,“倒和你爹一幅模子刻出来的。”

许骄笑道,“我想吃岑女士亲手做的阳春面。”

岑女士看了看她,伸手绾了绾她耳发。

回到家中,尤其是夜里不会有旁人来,她也不准备出门的时候,才会脱了男装,换上舒服的衣裳,也将头发放下,只用一枚簪子简单随意挽起。

她原本就生得很好看,尤其是眉眼间的灵气韵致,很容易让人一眼难忘。若是放在旁的人家,出嫁前是娇娇女,出嫁后一定极受丈夫宠爱,十指不沾阳春水,也不会操心旁的事,哪里犯得上像眼下这样,每日天不见亮就要醒,到入夜才回,终日同朝堂中的男子在一处,每日为朝中的事情伤神,回家后还有大摞小摞的资料要看,仿佛一幅不知疲倦的模样,但实则经常见到她困了就偷偷趴案几上打盹儿……

谁的女儿谁会不心疼?

作为一个母亲,岑女士只是希望女儿好,当初,若不是梁城生了事端,她不会送阿骄去东宫做侍读暂避祸端。倘若那个时候阿骄没去东宫做伴读洗马,眼下是不是已经觅了如意良缘,嫁人生子了?

许骄见她内疚目光,知晓她心中又想起早前送她去东宫的事情,许骄赶紧道,“岑女士,真饿了,抓心挠肝那种。”

岑女士这才起身,“娘去做阳春面,你吃了要早些休息,这摞资料明日再看。”

“好!”她回答得比谁都爽快利落。同父母相处原则第一条,态度要好,听就是了,做不做另说,不为难父母,也不为难自己。

岑女士遂才起身离开屋中,回头看她时,她又一头扎进了资料堆里。

岑女士其实心中感触,就算阿骄是女儿身,也不比朝中旁的官员差,她能做到宰相之位,除了天子信任,她又聪慧,更重要的是她比旁人都拼。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她是把旁人花在别处的时间,都一门心思扑在朝堂上……

等确认岑女士的脚步声离远了,许骄才松了口气,将早前几页废纸挪开,目光重新落在桌案上的梁城水利图上。

爹早前官至工部侍郎。她从小就在爹的书房里打转,不说这些设计图认识她,她就是看也看多了,耳濡目染了。有时候还会帮爹一起画图,是真的画,因为她知晓比例尺概念,也知晓同等缩短延长,标识也学得快,所以她是爹的小助手,这也是他们父女二人的小秘密。

这幅梁城水利工事图是从工部拓来的,以前爹还在的时候,还是一份未完成的残稿。他很清楚得记得爹去梁城之前曾拿着那份残稿说过,再好的工事也有过时的一天,要因地制宜,根据当时的情况调整防治策略。

穿越之前,人类在天灾面前就很渺小;穿越后的这里,人们对自然的敬畏更多。

诚如爹说的,没有工事会是完善的,即时眼下看起来完善,也不一定几年后,十几年后还会完善。这份水利图确实凝结了前人的心血,照此铸成的水利工事,应当可以抵挡很大程度的洪峰……

许骄认真看着,也翻阅着从工部取来的副本资料。

历史的,人文的,地形图,还有常规的卷宗。

江河改道不是没有可能,倒灌也有可能,但自古以来水里工事都是最有利可图的,真正的答案在梁城……

十余年了,她一直没敢去梁城,因为爹死在那里。

梁城是她和娘心中的那根刺,拔不掉,就一直在。

爹执意疏散了当地的百姓,让不少人免于在洪灾中丧身,当是爹自己没回来。

梁城若是清白干净,娘为何冒着她被发现的危险,还送她去东宫做伴读?

因为除了宫中,东宫是最安全的地方。

东宫可以保全她的性命。

谁会要她区区一个孩子的性命?

只能是斩草除根,问题出在梁城……

***

明德殿内,大监快步入内,恭敬道,“陛下。”

宋卿源正好提笔批阅折子,没有抬头,口中淡声道,“说。”

大监拱手道,“相爷从宫中离开后,去了政事堂,而后又去了翰林院,从翰林院出来后,原本是回家中了,但中途又掉头去了工部,从工部拿走了梁城水利和相关的案卷的拓本走……”

听到此处,宋卿源悬笔。

稍许,清冷的声音又道,“还有吗?”

大监应道,“相爷他……”

宋卿源抬眸看他,“大监,你今日怎么了?”

大监叹道,“相爷,还去拜祭了许侍郎……”

宋卿源目光微微滞住。

***

翌日早朝,宋卿源果然擢升沈凌为工部侍郎,连同户部的人一道前往梁城赈灾和主持梁城相关事宜。工部员外郎和工部侍郎天差地别,宋卿源让沈凌全权负责,是要借沈凌的手做事,雷厉风行。

梁城事态紧急,沈凌明晨就要出发,工部,户部,吏部,和京中禁军都要做最后的准备,所以早朝很早便结束。

昨日惠公公让人搬来偏殿的三大摞折子,许骄其实七七八八都看完了,她熟悉宋卿源的字迹,也能从字里行间推断出事情在宋卿源心中的轻重缓急。

今日她是让翰林院来了三个编修到明和殿偏殿同她一道处理折子。宋卿源的批阅很简练,她将宋卿源的批阅转化成各部需要执行的操作,节点,翰林院的编修按照她的批示,将任务逐次分发下去。

朝中之事,许骄了然于心,胸有成竹所以轻车熟路,等到午时前,这三大摞折子,她已经全部批示好,就等翰林院跟进。

许骄来了明和殿外,大监见了她便迎了上来,“相爷,陛下今日事忙,还不知什么时候得空……相爷要是将折子的事处理完了,可以先离宫了……”

在宫中,大监是最了解宋卿源的人,也是风向标。

大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仔细斟酌的,稍稍细想就知深浅。

“今日事忙”就是没有具体的事,“还不知什么时候得空”的意思,是一直不会有空见她,换言之,是宋卿源不想见她,所以让大监知会她先行离宫。

大监言罢,仔细看向许骄,确保他的意思许骄是听明白的。许骄是听明白了,却沉声道,“大监,我真有事要见陛下。”

大监为难,见她眼窝子都稍稍陷了进去,怕是昨晚通宵达旦没有歇息过,大监上前,轻声叹道,“相爷回去吧,陛下说了,今日不见相爷。”

大监给她交底。

许骄眼巴巴看他。

大监恼火叹了叹,你真是我祖宗!

大监只得入内,片刻,灰头土脸出来,“相爷,陛下让相爷回去……”

大监言罢,许骄撩起衣摆,径直在明和殿外跪下,“陛下不见,微臣就在殿外长跪不起!”

大监吓坏,“哎呀呀,相爷!这可使不得!”

成!

都是他祖宗行不行!

那头才被天子训得灰头土脸,问他听不懂朕的话;这头干脆直接跪下,天子不见就不起来,他还得顶着一头包去挨训一次!!

总归,许骄还是蹭入了明和殿中。

龙案前,宋卿源没有抬眼看她,语气冰冷带着些许愠意,“做什么?”

许骄应道,“陛下,微臣要去梁城……”

话音未落,龙案上的声音传来,“不准。”

许骄抬头看他。

他依旧眼皮子都未抬,“出去吧。”

大监朝许骄使眼色,许骄朗声道,“我要去梁城!”

大监头皮都紧了!

“啪”的一声,宋卿源手中折子重重放下,大监吓得当即腿软跪了下来,许骄咬唇,龙案前,宋卿源缓缓抬眸,“朕给你胆子了,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