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夫人喝汤

庞心浩做了一整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戚晚莲悬浮在他头顶,两人面前隔着一层玻璃,戚晚莲轻轻敲击玻璃,对他说着什么,他没有听清。

梦中戚晚莲表情悲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庞心浩看着心疼。他伸出手去碰触那层玻璃,却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椅子搬上了床,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正站在椅子上用雨伞捅天花板。

庞心浩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他以前也没有梦游的习惯啊!难道是越来越糊压力过大,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

等这部戏拍完,约个医生吧,庞心浩暗暗想道。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半夜的诡异举动,庞心浩把椅子搬回原位,雨伞是他自己带来的,被他藏回行李箱内。

他还想把床单上的灰尘拍掉,毕竟把椅子抬了上去,一定会弄脏的。

谁知道床单上一尘不染,除了四个椅子腿的压痕外,没有一丁点灰尘。

庞心浩好奇地抬起椅子,用手擦了一下,这把椅子像新的一样,干干净净的。

房内的地毯也清理得十分干净,没有灰尘。

如果这些物品都是新的还好,偏偏椅子和地毯放置时间久了有些褪色,一看就是两三年前的家具,也不知道怎么清理得这么干净。

庞心浩以前拍戏时也住过五星级酒店,再好的酒店,也没有他们剧组打扫得干净。

也不知道从哪里找的家政公司,要个名片,以后可以帮他打扫房间。

剧组9点开工,8点吃早饭,庞心浩由于噩梦连连,5点多就醒了。距离吃早饭还早,躺回去又睡不着,总忍不住睁开眼睛盯天花板,内心深处有种想把天花板捅出个窟窿的冲动。

庞心浩躺了半个小时睡不着,索性爬起来洗漱,这才发现自己的黑眼圈特别严重,镜子中的他眼窝深邃,形容憔悴,看起来像被什么妖怪吸了精气一般。

“天,怎么变成这样了!”庞心浩对着镜子擦脸,“我才23岁,不至于一个晚上睡不好就变成这样吧!”

他忙掏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涂涂抹抹。

庞心浩不是专业化妆师,化妆技术一般,但遮个瑕提个色还是很简单的。黑眼圈很快就被遮住,加上粉底和腮红,镜子里的庞心浩看起来又是个精神小伙了。

“要化个素颜妆,不能让人看出我这么年轻就要用化妆品遮黑眼圈了。”庞心浩想。

对着镜子涂抹半天,确定不会有人看出他气色不好,庞心浩这才放心。

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吃饭了,庞心浩索性决定走出房门,在别墅里转转。

他不傻,当然能看出洛槐所谓的“大导”“演技精湛的演员”的剧组其实很贫穷,但钱花在了刀刃上。比如这栋豪华的别墅,和昨晚主演们身上的衣服,庞心浩对于戏服还是有了解的,那些衣服个个都是纯手工缝制的,应该花了不少钱。

总体来讲,是个用心做剧的剧组,要是导演水平高,能跟着他学习到一些技巧,就算0片酬也不亏。

庞心浩走出房门,就听到楼下厨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小心地走过去看,见钟导亲自在做饭,旁边站着杨婶。

庞心浩:“……”

这个剧组,剧务、道具、场记、美术全都导演一个人干了,现在连三餐都是导演准备的吗?

“钟导,我戏份不多,做饭的活还是我来吧。”杨婶在一旁提议道,“你忙不过来的。”

钟九道:“你做我不放心。”

就算杨婶没有那种让人吃完饭后口吐白沫的能力,厉鬼做的饭菜阴气也比较重,吃久了人会变得体弱多病,钟九道只能在做早饭的时候,把午饭和晚饭的材料准备出来,可这么长久下去不是办法。

要不要请个专门的厨师?钟九道很惆怅。

其实想安然无恙的吃杨婶做的饭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钟九道每日燃符融水,让剧组里的人类每餐前喝一杯温热的水就可以百鬼不侵。但钟九道无法保证这样炎热的夏季,所有人都能喝热水,但凡有一个人某一顿没喝,就会发生口吐白沫事件,看起来像是食物中毒一样,这样可不行。

他能骗过洛槐,却不一定能骗过其他人。

即使没有吃杨婶做的饭,这些人也需要时不时喝一点符水的。毕竟别墅里阴气中,不喝符水抵抗,对身体还是不好,起码一个星期要喝一次。

钟九道早晨用符水熬了粥和汤,每天坚持不断地给工作人员们喝,七天内总能喝一次。

“钟导。”庞心浩下楼向钟九道打招呼。

钟九道看着这个执意要住在鬼窝下面的人,有些头疼。

昨晚趁着庞心浩不在房间,他偷偷进那间卧室在天花板上画满了符咒,确保楼上的鬼一丁点进入那间房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仔细观察庞心浩的脸色,见他气色还不错,就问道:“昨晚睡得如何?”

“非常好!”庞心浩为了隐瞒梦游的事情,斩钉截铁地说,“咱们这个别墅是怎么设计的?这可是三伏天,不用开空调就这么凉快。昨晚我盖上了大厚被子,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你的房间位置特殊,可能会比别的房间更冷一点。”钟九道把汤摆在桌子上,不着痕迹地劝道,“剧组准备的房间还有很多,你想换随时可以换。”

“不用,”庞心浩巴不得离其他人远点,免得半夜梦游的声音被人听到,“我那间房打扫得特别干净,一粒灰尘都找不到,我住得非常舒心。”

站在一旁阴影中的杨婶笑了笑,它缓步走到餐桌前,盛了一碗汤递给庞心浩:“夫人,喝汤。”

“谢谢,”庞心浩接过碗喝了一口,“好喝!不过为什么叫我夫人?”

“它在练台词,和大郎喝药没什么区别。”钟九道将凉菜放在餐桌上,对庞心浩说。

庞心浩险些把汤喷出去,为什么有种杨婶给他端来的是毒药的感觉?

不过他舍不得喷,毕竟这碗汤一下肚,他就觉得全身暖暖的,那种灵魂要被冻僵的感觉慢慢恢复过来。

喝完一碗,庞心浩又喝了一碗,他问钟九道:“其他演员呢?晚上见他们去了三楼。”

钟九道说:“是,他们不太喜欢和别人相处,吃饭也都在房间内。”

“是吗?”庞心浩隐约有些失望,他还希望在日常相处中遇到戚晚莲呢,看来只能在拍戏时互动了。

很快其他演员也陆续到了餐厅,每个人到了之后,杨婶都会盛一碗汤,大有你不喝汤我就喂你的架势。

两个女演员一开始不怎么想喝汤,但看到杨婶的表情,就不知不觉喝了下去。这汤对大家身体是有好处的,喝完后阳气充足,能够抵御片场阴气,是以就算钟九道厨艺只是普通,大家还是觉得汤好喝。

饭后,钱多群请来的化妆师到了,大家化上适合上镜的妆,准备拍戏。

“我以为你会省钱亲自给他们化妆。”钱多群凑到钟九道身边小声说。

钟九道:“等过段时间的妆还是得我亲自化。”

过段时间,拍摄演员们的死亡戏份和变鬼戏份时,钟九道的化妆术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身为导演,各行各业都要懂一点。就算不会化妆,也要能描述出自己想要的妆容。为此,钟九道大学时特意去学习了化妆,可惜他化出来的永远是死人妆。

大概是和成长经历有关系吧,要是让他画那种死人或者鬼怪的特效妆,钟九道比顶级化妆师还要专业。

活人就算了,这笔钱不能省。

几个人换上剧组准备的戏服,虽然是现代服饰,也不是什么大牌,但穿起来格外舒服合身,设计也非常好,两个女生的腰看起来都细了不少。

“这个不会手工定制的衣服吧?”饰演洛槐女朋友的小妍问。

“是根据你们的身材连夜改的。”钟九道回答。

昨晚傅玥屡次不服管教,钟九道对它进行了一番思想道德教育,让它从灵魂深处感受到正义之火的洗礼。接受了教育后的傅玥洗心革面,连夜给几个演员量身定制了几套衣服,一整晚没睡。

当然它也不需要睡觉。

想着越来越“懂事”、“听话”的主演们,钟九道满意地点点头,剧组越来越像个样子了。

电影电视剧拍摄并不是按照剧本的顺序来的,而是跳跃性的。不过当剧组时间充足,条件合适的时候,能按照顺序最好按顺序来。

钟九道这边人数少,小成本,主角配角除了他这部戏以外都没什么通告,可以全程跟剧组,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按照剧本慢慢拍的,演员们情绪也好代入。

前期是磨合期,拍摄任务并没有那么重,可以好好与角色磨合。

两位女演员的人设是面和心不和的闺蜜关系,这点她们展现得很好,不用钟九道指导,就能把那种塑料关系演出来。

不过小妍和小芸私下里关系很好,并不是表面姐妹。她们俩有着女生敏锐的直觉,总觉得在这种环境下,两个人如果不像连体婴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钟九道对她们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满意,多次鼓励她们喝汤,在这样寒气重的别墅中,不喝汤容易生病。

大夏天的,谁不想吃冰淇淋、冰奶茶、冰可乐的,两个女生其实是不太爱喝汤,第一天喝个新鲜,连着喝了三天味道一模一样的汤,换谁都想来杯冰果汁。

她们本来已经不想喝了,恰好这时小芸生理期到了,这一次她不仅没有疼,还生龙活虎的,完全没有受影响。

两人私下里一合计,觉得还是钟导的汤的功效,不仅每天乖乖喝汤,还偷偷问钟导汤的秘方。

钟九道哪里能给出秘方,只得说:“越是暑伏天越要喝热水,能养病,你们最好一天三餐喝。”

这汤效果显著,两人喝起来就特别积极了,干脆弄了个保温杯,把汤当成水来喝,两人每天在剧组里精气神十足,偶尔不小心吃了杨婶偷偷做的小糕点也没事。

洛槐虽然八字轻,又取了个依木傍鬼的名字,但胜在来得早,住在钟导房间旁边,主演们没有下手的机会。

他的角色又非常符合本人性格,只要本色出演就不会有什么差错,拍摄起来也蛮轻松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庞心浩,真接手了这个演员,钟导才知道毁容式演技对一个人影响有多大。

其实庞心浩前期的角色并不难演,只要表现成一个三心二意的人就可以,一边和女友小芸关系亲密,一边背着洛槐和小妍眉目传情。

在钟九道的想法中,这个角色只需要做到一点就可以,就是帅。

他必须帅,两个女生一个女鬼争抢他才有意义。庞心浩的外形条件相当不错,眼神中再多一点多情的意味,就足以驾驭这个角色了。

偏偏庞心浩只要一面对摄像机,表情就会变得相当做作,让他眉目传情,他挤眉弄眼;让他哄女友小芸,他哄得像是在背课文。

钟九道很有耐心,一次又一次给他讲解人物心理,庞心浩还是演不出来。

为了让他理解,钟九道甚至亲自上场示范,他让洛槐帮他搭戏,假设洛槐是他女朋友,轻轻牵起洛槐的手,平日里冷漠严肃的眼中蓄满柔情,微微低下头,看着洛槐的眼睛。

钟九道的身高搭洛槐比女演员合适,他望着洛槐说:“以前的事情全是过去,我的现在和未来只有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洛槐看着钟九道那双含着感情眼睛,脸微微一红,想起另一个人曾经是他的前女友,心中一团乱,又喜欢又酸。

“你要是不开心,我们就不和他们去玩了。”钟九道低下头在洛槐耳边说,“我们去旅游,就我们两个,谁也不带。”

“好呀!”洛槐眼睛一亮,随后又黯淡下来,“可是我已经答应小妍了,票也买好了,退票手续费很高的。”

“那……我和你穿情侣装好不好?”钟九道拿来两件道具。

“好!”洛槐接过衣服,终于不再生气。

“卡!”钟九道给自己喊了“卡”,收起眼中的深情,对庞心浩说,“你只要记住一个原则,不管面对哪个女生,你都要把她当成心里最重要的人,分不出哪个更重要,谁生气你都要心疼,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一定要展现出来,这样就是一个成功的多情渣男了。”

众人:“……”

钟导你看起来好像个渣男啊!

洛槐被钟九道带入戏,精神也有一点恍惚,手里攥着道具衣服不愿意放下。

庞心浩见到钟九道精湛的表演,长长叹口气:“我想去个洗手间。”

“没关系,目前我们时间还比较宽裕,你休息一下吧。”钟九道安慰他。

庞心浩离开后,钱多群悄悄戳了钟九道一下:“你行啊,是不是有丰富的情感经历,才能演出这种渣男的样子?”

钟九道:“没谈过恋爱,只是十几岁的时候……别八卦,搬道具,先拍下一个场景。”

钱多群没问到想知道的消息,只能默默鼻子干活去了。

钟九道暗暗叹口气,他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十几岁的时候,被父亲丢到厉鬼群中磨炼心智。那时他法力没有现在这么高强,只能用符咒护住自己的安全,没办法一次性驱除那么多恶鬼。

为了引诱他走出符咒的保护圈中,那些厉鬼真是煞费苦心,坑蒙拐骗什么招数都用尽了。

钟九道在那时见识到了天下间最精湛的演技,哪怕仅能展现出十分之一的风采,也够用了。

毕竟,那都是直击灵魂的演技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