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012

西宫时正在医院门口等人。

西宫时正是京都咒术高专的二年级学生,今年十六岁,三级咒术师。

今天的任务是考核一个准三级的咒术师,他们将一起祓除医院太平间的三级咒灵。

西宫时正来之前听老师说了,对方是禅院家的咒术师,虽然天赋一般,但术式非常适合祓除咒灵,所以才能小小年纪晋升三级。

西宫家代代都是咒术师,只不过家系没有御三家绵长。

西宫时正知道像御三家这样的大家族内部有自己的咒术师集团,普通咒术师几乎不会和家族咒术师产生交集。

但可能是御三家内部的矛盾和利益分歧,唯有在晋升咒术师等级时,御三家的咒术师需要普通咒术师担任考核人,这也是外界了解御三家咒术师的最普遍的办法。

当然,会接受这样考核的御三家咒术师大多有着不错的实力,毕竟大家族也是要面子的。

等到上午十一点,西宫时正见到了禅院家这次来考核的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有十四五的少年,他居然穿着灰色里衣和黑色外褂这种绝对不适合战斗的衣服,手上拎着一把和他几乎一样高的太刀。

“瑛纪。”少年笑起来很可爱,嘴角边甚至隐隐有个酒窝,眼睛亮亮的:“我叫禅院瑛纪,前辈好。”

西宫时正的心情好了一点,御三家的咒术师大多性情傲慢,但眼前这个似乎脾气不错?

“西宫时正,三级咒术师,既然你到了,我就让辅助监督放下帐了。”

瑛纪的目光扫过一直等在旁边的穿着西装的辅助监督,他点头:“好,我随时都可以开始。”

伴随着黑色的帐落下,整个医院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西宫时正解释说:“今天医院上午休息,等祓除完毕后,医院下午会正常上班。”

瑛纪轻轻嗯了一声:“咒灵是在太平间吗?”

西宫时正和瑛纪走入医院,两人去地下一层,西宫时正说:“报告上说是在太平间发现的咒灵,但咒灵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原地,所以还是要搜索一下医院的。”

瑛纪打量着西宫时正,他好奇地问:“前辈,我见过您身上的衣服,是校服吗?”

禅院甚一以前穿过类似的衣服。

西宫时正侧脸看向瑛纪:“嗯,京都咒术高专的校服,我是二年级生。”

瑛纪眼睛一亮:“高专生活有趣吗?都学什么?”

西宫时正大致说了一些学校的日常生活,末了他说:“虽然御三家的咒术师大多不用去上学,但如果想的话,应该可以随时去吧?”

瑛纪语气轻快地说:“嗯,等我年纪到了,我想去东京的咒高上学。”

西宫时正脚步一顿,年纪到了?

他上下打量瑛纪的海拔:“……额,你多大了?”

瑛纪脆生生地回答:“十一岁。”

西宫时正沉默了,十一岁?一米六?他还以为禅院瑛纪有十三四了!

就在两人聊天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地下一层。

空气阴冷干燥,走廊上的灯时亮时灭,西宫时正严肃起来,他屏息凝神,警惕地观察四周。

他对瑛纪说:“这是你的考核任务,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到生死关头,我是不会出手的。”

瑛纪点头:“我知道,交给我吧,前辈。”

瑛纪快步走到西宫时正身前,他像是早就发现咒灵的位置似的,一脚踹开了太平间的大门。

太平间放着床铺,旁边还有巨大的柜子。

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咒灵。

西宫时正微微蹙眉:“看样子咒灵跑了。”

瑛纪却没离开,在昏暗的灯光下,他那双几乎透明的眼眸染上了幽冷的蓝色光芒,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冰冷肃杀。

他抽出太刀,缓步走到巨大的柜子面前,抬手斩了下去。

刺啦——

长刀出鞘,刀锋像是切豆腐似的,轻易斩断了面前的一切,不仅是巨大的冰柜,还包括躲藏在柜子尸体中的咒灵。

嗷嗷嗷!

一头像是竹节虫的咒灵惨叫着冲向瑛纪,张开的口器里喷出数条带着尖刺的触手。

西宫时正心中一惊:“这个咒灵居然能藏匿气息!”

眼瞅着禅院瑛纪要被这虫状咒灵一口吞掉,下一秒幽蓝色刀光爆发出夺目的光彩,紧接着那只咒灵直接化为飞灰,消失了。

瑛纪收刀入鞘,他看向西宫时正,眉眼弯弯:“搞定啦,要不要再将整个医院转一遍,看看是否有遗漏的低阶咒灵?”

西宫时正沉默了一下才道:“好。”

在两人一层一层巡视时,西宫时正忍不住问瑛纪:“你怎么发现咒灵藏在那的?”

瑛纪唔了一声,思考了几秒才道:“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我能敏锐地察觉到非人的气息,或者说是非生命类的存在。”

作为曾经的彼岸居民,瑛纪对生和死这两种气息非常敏感,甚至能察觉到一个人身上的死气,并以此来判断一个人还有多久的阳寿。

……当然,这种能力只适用于普通人。

西宫时正的目光落在瑛纪的眼睛上:“你有什么瞳术吗?地下室时你的眼睛是冰蓝色的。”

瑛纪莞尔一笑:“没有啦,只是眼睛颜色太浅了,会随着周围的光源变色而已。”

西宫时正继续问:“这样啊,你的术式是斩杀类吗?我看你直接挥刀斩击,咒灵就消失了。”

瑛纪点头:“是强化斩击。”

西宫时正听后在心里加了一句,不只是强化这么简单,而是一定会被斩杀。

否则很难解释,禅院瑛纪这么少的咒力,却能几刀斩杀咒灵。

西宫时正来担任考核人,不仅要盯着瑛纪考核,他还肩负着搜集瑛纪术式情报的任务,这也算是御三家和咒术总监部、以及高专学校三方常有的试探和习惯。

两人从地下一层一直巡视到顶层,确定医院里没有其他咒灵后,西宫时正利索地说:“任务完成的很棒,我会给你打满分的!”

瑛纪露出开心的笑容:“麻烦您了。”

任务结束,瑛纪挥手和西宫时正说再见,然后他婉拒了辅助监督的送行,表示自己可以坐电车回家。

等西宫时正和辅助监督都离开后,瑛纪脚步一转,走到医院后方的巷子里。

在一处偏僻角落里,禅院甚尔坐在墙头,一手捧着章鱼小丸子,一手拿着签子,正在吃小丸子。

瑛纪看着墙头的甚尔,忍不住笑了。

“我就觉得你在附近。”

禅院甚尔不满地撇嘴,他明明很努力收敛气息了,跟踪时也没看瑛纪,甚至绕路到医院后面,可瑛纪还是发现了他的存在。

这算什么?双胞胎的心电感应吗?

瑛纪对甚尔招手:“任务结束了,时间还早,我们去吃午饭,下午在外面玩吧。”

禅院甚尔从墙头跳下来,他叼着小丸子说:“你不回去给老头汇报吗?”

瑛纪笑嘻嘻地说:“晚上再说。”

先和弟弟在外面玩更重要嘛。

禅院甚尔将手里的章鱼小丸子递给瑛纪,趁着瑛纪伸手接丸子时,他快速扫了一遍,没发现瑛纪受伤,就不再问祓除咒灵的事,而是聊起了别的。

“我想吃寿司,你呢?”

“我都可以,大不了我们吃两顿。”

瑛纪和甚尔在外面玩了一下午,晚上才回禅院家。

瑛纪去族长宅邸找禅院直毘人汇报今天的祓除情况,而甚尔几乎从不去主宅,他直接回自己和瑛纪居住的院落。

只不过在甚尔回院落的路上,他【偶遇】了一个仆从。

那个仆从之前在躯俱留队任职,在确定没有战斗天赋后,自然脱离了躯俱留队,成了伺候咒术师的仆从。

他见到禅院甚尔时并未避开,毕竟名义上甚尔也是瑛纪的仆从,谁让甚尔是0咒力来着。

仆从和禅院甚尔擦肩而过。

交错的一瞬间,那个仆从低声说:“有人提出瑛纪少爷的斩击也许能斩断结界,六眼。”

随即仆从快步离开了。

禅院甚尔先是一愣,紧接着他明白了那个仆从的意思。

今日瑛纪出门参加考核,他的术式资料会出现在了咒术界高层面前。

自从五条悟降生后,五条家在尽全力保护五条悟,因为只要五条悟成长起来,他必然能力压整个咒术界,成为名副其实的最强咒术师。

咒术界总监部和加茂、禅院都有一层无法说出口的忧虑。

如果五条悟真的成长起来,那他们是不是就得看五条悟的脸色行事了?

咒术界不需要最强咒术师,只需要听话的咒术师。

如果将来五条悟成长起来,谁能遏制五条悟呢?

而这个时候,瑛纪的绝对斩断术式出现在了咒术总监部高层面前,自然而然的,高层会想,如果让禅院瑛纪用术式斩断五条家的防护结界,也许就能让诅咒师杀死五条悟。

想明白这一点的瞬间,一股杀意从脚底直冲脑门,禅院甚尔毫不犹豫地冲向禅院直毘人的院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