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这只是个误会

这只是个误会

(一)

金钱的魅力是无穷的,在这股神秘力量的驱使下,麻仓咲耶迅速地将昨天晚上的尴尬忘了个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她还一边在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催促禅院甚尔快点吃然后开车送她去咒术高专找五条悟谈判,一边惨无人道地在饭桌上给自己的秘书和法律顾问发信息,催促他们把修改过的谈判方案立即给她发来。

在餐桌下面被咲耶的小皮靴连踢了三脚,饭都吃不安生的禅院甚尔严重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她打算在去咒术高专的路上再核一遍方案不能自己开车,可能她已经丢下他和猫直接走人了。

在第三次被踢的时候,曾经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男人终于按捺不住,问出了一句违背自己人设的话语:“麻仓咲耶,钱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

麻仓咲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一样,颇有求生欲地补充了一句:“那可不是我一个人的钱啊,是我们的钱!我要是赚了钱,不就等于你也赚了钱吗?”

麻仓辉夜猛地咳了一下。正在给麻仓辉夜倒茶的管家大爷也是手一抖,几滴茶水溅在了杯壁外。

不过麻仓家的侍女们还是训练有素的,虽然她们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但还是忍到了麻仓咲耶拽着禅院甚尔离开之后,她们才一边收拾一边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八卦了起来。

“今天上午那个男人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哎你们不觉得他那个样子特别像是把妻子气回娘家之后抱着孩子来接的老公吗?”

“你也有这种感觉吗!我上午的时候根本不敢说,但是既视感真的好严重!你看他还先去拜访大小姐,好像负荆请罪一样……”

“之前我还不信,毕竟二小姐那么爱钱的人怎么会喜欢男人呢?”

“我也是,所以前些天他们传二小姐包-养小白脸的时候我还嘲笑人家来的。现在想想是我天真了。”

“毕竟二小姐也到了年纪了,刚刚那位看上去就是极品啊……”

“当然是极品了,不然二小姐能愿意把自己的钱分给他?刚刚那句话分明就是在说‘我挣的钱你随便用,我养你一辈子’啊。”

“一辈子倒不见得,毕竟男人也是会老的。但我相信二小姐这么深谋远虑的人一定会提前想好赡养费的问题的。”

“那必须的。说起来过个两三年,五条家那位少爷也该长开了吧……”

……

纸门外,麻仓辉夜默默收回了想要推开木框的手,转过身决定先回房休息。

在她的身后,老管家轻轻咳了一声。

“大小姐您放心吧。我相信二小姐至少会和禅院少爷做婚前财产公证的……”

“不是那样的,你们想多了。”

辉夜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老人的话语,斩钉截铁道。

“可……”

“你们想多了!”

“……是。”

(二)

套路之王麻仓咲耶在离开麻仓本家的时候同时还打包了一份家里厨师特制的草莓奶油冰淇淋华夫饼和冰淇淋大蛋糕。

别的都不重要,要素在于冰淇淋系列的甜品大家都懂得,化了就不好吃了。

所以当麻仓咲耶笑眯眯地把自己拟的文件和冰淇淋甜点一起递给某个银毛墨镜仔时,后者基本上是稍微瞄了两眼就直接翻到了最后,签完大名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甜点。

银毛少年一边吃还一边说着不负责任的话,大概意思就是:“啊这东西真好吃,麻仓监督你真是个好人”,至于文件:“可以,放手去做吧。我这边完全没有意见,全靠你了我亲爱的未婚妻”。

五条悟这么配合,麻仓咲耶也非常开心,开心到不但没有跟他计较“未婚妻”这个称呼的问题,甚至还允诺了下次再给他带甜品的事情。

搞得刚停完车回来的禅院甚尔都忍不住想要去看看,她让五条悟签的那个文件上是不是写了让五条悟无条件转让所有的股份给她。

“现在想想,真跟监督你结婚的话也不错啊,虽然年龄上我吃了点亏。”

得意忘形的银发少年发表着欠揍的言论,“毕竟我还是个未成年,只好先吃着软饭了。仔细一看的话,其实咲耶酱长得也不错啊,对吧杰?而且身材有料又有钱。”

“没错没错,就是年龄大了点,不过正好可以管住你。”

同样恶劣的狐狸眼黑发少年靠了过来,两个脑袋一黑一白地凑在一起,一边吃着冰淇淋蛋糕一边交头接耳,对着咲耶的方向指指点点。

禅院甚尔现在确定,麻仓咲耶是不会对五条悟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了,他感觉要不是因为五条悟刚刚签字签得够干脆,那个冰淇淋蛋糕恐怕早就被她扣在了五条悟脸上了。

完全无视了两个讨嫌鬼的窃窃私语,麻仓咲耶最后审完了文件,满意地合上。

“文件上我该履行的义务我肯定会履行的,但是关于跟我结婚分我财产的事情劝你还是别做梦了。”

少女轻轻甩了甩自己黑亮的长发,笑眯眯地砸碎了银发少年吃软饭的妄想:“就算我真的要触发这个协议,我也一定会提前和你做好婚前财产公证的,毕竟你和你们五条家宗家实在是太穷了。”

正在吃着蛋糕看同期作死的家入硝子咳嗽了起来:如果五条悟都穷的话,那她和夏油杰就是难民了吧。

“另外,你最好也知道,今天这份协议你不签也得签,因为我是不会在此基础上做任何让步的。”

“嗯,我知道啊,所以索性也不看了。”

银发少年微微低下头,墨镜滑落,露出了他湛蓝色漂亮的眼瞳,他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毕竟签了只是被咲耶酱你分走一部分,不签的话,大概就会被五条家那些蠹虫们连根拔走吧?”

(三)

禅院甚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麻仓咲耶这个吸血鬼资本家PUA出了问题,在之前的一个月,她几乎是天天盯着他到处祓除咒灵,彼时他被压迫得火冒三丈,要不是心底对少女存有那点旖旎的小心思,他可能早就爆发不干了。

可是现在,麻仓咲耶的注意力转移,全神贯注于金融游戏里那些变幻莫测的数字的时候,禅院甚尔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一种无所事事的落寞感。更气人的是,在他想去赌场排解一下这份无聊的时候,打开钱包却发现自己已经是在一穷二白的边缘了。

虽然对方除了正经工作基本上对他没有任何要求,但实际上却比他以前交往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更彻底地掌控了他的习惯和节奏。

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没有一点反感。在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家里的卫生之后,他理所当然地给伊丽莎白拌了猫饭,然后用冰箱里剩下的材料做了一顿简单的家常海鲜炒饭。

他自己把围裙解开来挂回原处,端着炒饭打算送给麻仓咲耶——禅院甚尔恍惚间都觉得这场景有点不可思议的魔幻。

吃饱喝足的伊丽莎白与男人已经完全熟悉了起来,它在地板上欢快地奔跑着,发现禅院甚尔因为双手端着炒饭不太方便敲书房的门,猫咪业务非常熟练地开始挠门,过了大约一分钟,穿着活力十足的短T短裤,踩着粉红色毛绒兔子拖鞋的麻仓咲耶终于开了门。

“来了来了,伊丽莎白你这个可恶的小吃货。甚尔君!可以麻烦你——”

大约是以为伊丽莎白只是在问自己要猫饭,麻仓咲耶取下耳机,想都不想就喊着男人的名字,刚想拜托他给猫咪做个饭应付一下,却惊讶地发现对方就端着炒饭站在自己的门外。

于是她剩下的半句话也顿在了那里,她先是低头看了看二人脚边打滚的猫咪,又抬起头看了看一本正经端着晚饭的高大男人,愣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侧过身让对方进来。

伊丽莎白满意地舔了舔爪子,优雅地“喵”了一声,甩着毛绒绒的长尾巴功成身退。

其实麻仓咲耶的书房倒也没有刻意上过锁,但是基本上禅院甚尔对这里的兴趣无限接近于零。

他端着餐盘有些无语地打量了一下从书桌到墙壁上高高低低的八个标记着不同时间的显示器,上面曲折交错的K线和闪烁跳动的字母数字让他有些眼花缭乱,除此之外,她的桌上也放着两台笔记本电脑,一个上面是他白天见过的那个操作系统,另一个则是打开了很多页窗口的报表。一看就翻阅了无数次、有些发皱的厚重书籍和被塞得满满的文件夹在桌上堆了三大摞,桌面上剩余的地方也乱七八糟摆满了各种图标和草稿纸,男人默默看了一眼上面好像外星语一样、拉开了一长条代数和符号的计算公式,根本找不到可以放盘子的地方。

而在禅院甚尔四处寻找着可以放盘子的地方时,麻仓咲耶也在他身后默默打量着禅院甚尔。和之前不同的宽松休闲款白衬衫,追求舒适的深色长裤,明明没有像之前那样明显地紧绷在身上凸显出男人肌肉结实的体魄,但却意外地同样无法让她忽视男人那健美的身材和纤细灵活的腰身,以及修长的双腿……

咲耶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猛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的视线迅速上移,然后,正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得意表情。

虽然这个家伙的确有让女性着迷的雄厚资本……但是过分了那个笑容!那个简直就是在说“你果然还是中意我的身体吗”的笑容为什么好像能听到语音啊!

“我才没有……”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反驳男人笑容里的深意,麻仓咲耶刚说了半句就意识到了不对,只好先发制人:“你、你看着我干嘛?!”

“不干嘛,只是一直端着这个没有地方放,手有点酸。”

禅院甚尔睁着眼睛说瞎话。咲耶轻轻瞪了他一眼,环顾四周尴尬地发现自己屋子里居然真的没有空处了。她只好从桌上拿了几张过期的财经报纸,折了折放在她平时小憩用的床上,示意男人吧盘子放过来。

“如果可以的话,伊丽莎白它的——”

“猫我已经喂过了,我自己也吃了点。”男人言简意赅地道,随即挑了挑嘴角,故意说得暧昧:“所以想着可以顺便过来投喂一下你。”

“嗯,啊……那真是多谢甚尔君了呢。”

由于刚才自己偷看男人被当事人抓了个正着,麻仓咲耶现在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简直热的像是发烧了一样,视线左右摇摆着,就是不肯和男人的视线对上。

“辛苦了,下次的话麻烦帮我叫个外卖就好了……”

“这就算了。”

男人故意打断了少女的话语,意有所指地道:“我账户里剩下的那点钱我还打算留着买几包烟,你不会真的想要掏空我吧?”

“你可以问我要钱啊,还有……甚尔君你,真的不要再故意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