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二十八

雪发的咒术师选择的降落地点十分隐蔽,旁边的街道空无一人,占地广阔的公园树林里一般也不会有太多闲人,他们落地的时候动静又轻巧,因此并未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刚接触地面,泷川就有些腿脚不稳,但他拒绝在外人面前露出难堪的样子,因此拼命稳住了身体,只是弯下腰抓住膝盖,用大口深呼吸的方式来缓解突然被带到高空千米之上而产生的恐惧感,脚底悬空和距离地面一公里以上的事实,让他现在回想起来还十分后怕。

当时竟然会觉得安心,青年开始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出了问题,还是说所谓的吊桥效应?无论如何出现的时机也太糟糕了。

“有这么累吗?明明飞的人是我耶。”始作俑者还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泷川的狼狈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好吗?……泷川君?需要我给你买点喝的东西吗?”

总算喘过气来的青年艰难地直起身体,扒拉着自己的头发,用一种微妙的眼光上下打量和之前消失的时候衣着打扮相差无几的五条悟。

“……你带钱了?”

在梦境世界里被迫变成穷光蛋的六眼咒术师第一次陷入如此尴尬的沉默,这里没有五条家,当然也没有咒术高专,所以不管是他的工资卡还是他的个人户头都是不存在的,全身上下摸不出100日元,货真价实的赤贫人员。

然后泷川就看着面前的咒术师头一偏,歪着脑袋好像在跟谁打电话那样开口,“喂喂,天元,听得见吗?我说这能想想办法吗?之前找人的时候反正也没什么消耗所以无所谓,现在可不行吧?我得在这边呆很久耶。”

最古老之人的声音只开放给了五条,因此即便泷川拼命竖起了耳朵,也还是什么都没能听到,只有五条和什么人对话的回答不断响起。

“哈?让我自己想办法??这有点过分了吧??”

“因为是私事所以没有援助金……胡说什么呢!!你明明就可以打钱给我!”

“太引人注目了不行……我要是去抢劫银行的话就更引人注目了啊!”

“为什么马上就想到违法乱纪?难道我去打工就不引人注目了吗?起码抢劫犯可以不露脸。”

“什么叫做反正不会饿死,所以忍耐一下啊??虽然我确实睡着就会回去吧!”

“等下!天元!喂天元!!我知道你在听!这又不是电话!!别装了!”

他的努力似乎没能成功,从咒术师拍了好几次耳朵的动作看来,对方应该是懒得回复他了。虽然身无分文的五条看上去有点可怜,但不知为何,泷川反而觉得和对面那个叫做天元的人更有共鸣,因为没钱就能想到抢劫银行的家伙到底脑袋里都装着什么啊!

就在青年打算认真对雪发的咒术师说点什么前,他耳朵里的蓝牙耳机和怀里的手机一起响了起来。

【听得见吗?泷川?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怎么搞得这么夸张?】

青年深深地吸了一口,花费几秒做了点心理建设便拉出衣领上的通话装置,“我还好,成功拿到目录并跑出来了,就是离开的时候遇到了意外,我在屋子里设了点简单陷阱,想着万一被发现还能争取点时间,但不知道为什么发动之后却变得非常严重……”

【和你的陷阱没关系,应该是契约者做的,只是天文部那边没能观测到星光比较奇怪……现场照片从警局那边传过来了,什么样的陷阱都做不到这个程度,用我朋友的话说,简直好像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超微型的黑洞并且0.01秒就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一团分不开的压缩垃圾,包括当时在屋子里的人,幸好警察还没来得及进去。】

这就是咒术师的破坏力吗?泷川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那任务……”

【拿到名单的还有野崎,其他人要么没找到,要么和正好在房间里的黑帮分子打了起来……幸好现在警察没空去管这点小事,马上就去接你,留在原地不要乱跑,不过你可真能跑啊,直接到了三条街区之外。】

“……大概是火灾现场的毅力吧。”泷川含糊地说道,“那我就在原地等着了。”太刀川能找到他的位置并不奇怪,毕竟无论是蓝牙耳机还是手机都自带定位装置,特别行动小组很容易遭遇意外,等发生了麻烦再找位置可来不及,所以自动发送定位的设置是必须的。

把自己这边的麻烦糊弄过去,青年疲惫地转过脸,想和咒术师商量一下,让对方先躲起来之类的,但他身旁已然空无一物。

突然出现的男人又擅自地消失了,泷川甚至产生了对方好像是专门来给自己帮忙的错觉。

那怎么可能啊,显然只是碰巧路过,发现没事之后又离开了而已。

青年这样告诉自己。

毕竟,对方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存在,都还是个问题呢。泷川按着战术马甲口袋里的U盘,远远眺望无月的夜空,然而天上除开稀疏的薄云之外,只剩下虚假的星空无声闪烁。

那些光辉,每一个都象征着正在使用能力的契约者。

诞生在地上的英雄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多,这句古老时代的智者们用来赞美同类的话语,如今却变成了极为讽刺的现实,虽然大部分的契约者可能并没有资格被称为英雄,但他们具备非人的能力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要是……也能像星星一样多就好了。

泷川茫然了一下。

他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青年按着脑袋开始回忆,但无论他如何翻搅脑汁,失落的碎片都难以找回,作为一名失忆症患者,泷川对这样时不时出现的碎片灵光一闪已经习惯了。他叹了口气,不再纠结于无法想起来的东西,专心等待起小队的接应。

漆黑的厢式车开进公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疲倦地坐在路边的泷川,被昏暗的灯光照到眼睛的青年抗议似地冲着驾驶座挥了挥手里的文件夹。

升上高空的期间他竟然始终没松手让它飞出去,实在是个奇迹。

泷川找到的这份名单比野崎拿到的更加全面,还包括已经‘使用’过了的部分,鉴于两份名单毫无重叠的部分,队员们怀疑两边的行事可能也是分开的。

【很合理,不止一个供货商嘛……】电脑另一头的太刀川冷冰冰地说道,【立刻回总部,一之濑会去申请联合出动,实战任务泷川不参与,你是要去基地休息一会儿还是回家待机都行,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最迟今天上午十点就会出动。】

劳累了一夜,青年实在没有去基地继续进修的兴致,干脆就申请了回家,反正他是非正式成员,就算平时摸鱼了点大家也会友善地体谅,更何况这次他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一个外行人的情报工作做得比一群专业人士都更出色。虽然太刀川没明说,但队员们都看得出来他更满意泷川带回来的资料。

换好日常的普通服装后,青年就被丢在了离家很近的街道上,行动队毕竟还有任务,不会真的像送同事回家的工薪族那样直接把车开到家门口。泷川迈着沉重而缓慢的步伐,穿过凌晨略显冰冷的空气,慢慢到达了熟悉的公寓门前。

正打算掏出钥匙的青年看着一脸百无聊赖地靠在门上的访客,目瞪口呆地陷入了呆滞。

“啊,终于回来了。好慢啊……泷川君。”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不是你说的要请我吃芝士意大利面吗?”雪发的咒术师更加不敢置信,一脸被伤害了感情的表情,“难道是骗我的吗?”

作为超厉害的咒术师,请你稍微有点追求好吗?别对便利店里的打折便当念念不忘啊!

泷川很想就这么吐槽出来,但显然不行,而且继续这样在走廊上吵闹的话,被打搅到的邻居们很快就要来开门抗议,青年一点不想把原本完美的互不干涉的邻里关系搞糟,因此只好无奈地打开租房大门,把某位不请自来的访客放进来。

“打搅啦!”一点不拘束地这么喊着的五条,明明也只来了一次,换鞋的动作却熟练得像个经常造访的老客,“说起来,泷川君没问题吗,看着很累的样子,难道是一个人走回来的?”

兀自换好鞋子懒得管他的青年撇了五条一眼,“不用装了吧,你当时跑那么快,难道不是为了躲开第三机关的行动队吗。”

雪发的咒术师莞尔一笑,“只有一部分原因是这样啦,我倒不是怕和他们见面,但政府部门实在是太麻烦了,光是我那边的老头子们就已经非常烦人,才不要继续跟另外一群老橘子玩猜谜游戏呢,我溜出来是为了休息的,可不是为了加班啊。”

“所以才不带手机和钱包吗?你下回好歹也带点现金啊。”信用卡和手机都能用来定位,如果是偷溜出来的话,不把这些东西带在身上倒也能够理解,派不上用处的金卡就只是好看的塑料垃圾而已。

“嘛,那个下回再说,上次我不小心睡着了,没吓到你吧?”实在不想面对自己在梦境里竟然是个口袋空空的贫民的事实,五条悟干脆笑着转移了话题。

泷川用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他。

“别告诉我咒术师们都用这种方式赶路。”就跟小说里巫师门用钻壁炉和跳池塘来旅行那样。

“啊哈哈哈,没有没有,大家都很正常地依赖着交通工具喔?只是我溜出来的方式比较特别,所以只能用那种方式回去而已。”

“哈?”

“嗯……你就理解为超——远距离的瞬间移动吧,但有附加条件,比如身上什么都不能带,然后一旦睡着就会无意识地回到出发地点,把这个当做我专有的特殊能力好了,其他咒术师并没有类似的技能啦。”

“契约者?”泷川直接问了出来。

“那是啥?”雪发的咒术师茫然地看着他。

咦?不会吧?

青年惊讶的发现,明明知道很多,甚至知道四国和神树,乃至于勇者的咒术师五条悟,竟然不知道所谓的契约者,这几乎算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了吧……

带着点困惑的心情,泷川姑且向咒术师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契约者。

“哦哦,原来如此,天津神们的被选者啊。”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这边的民间是这么个称呼吗?契约者?听上去还挺有趣的。”

“……被选者?”现在轮到泷川皱眉了。

“唔,你不是见识过四国之岛的‘勇者’了吗?和那个差不多啦,只是天神们没有国津神那么大方,因为是量产品,就比较粗制滥造,反正出征的时候会有配套的武器,重点只是核心而已。而‘勇者’由于数量稀少,所以养育得更加精心,给予的祝福和权能也更强大,但本质没差,都只是士兵,舞台上的特邀演员罢了。”

“等一下,这种事情我可没听说过!勇者们需要击退外敌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但契约者……”

“契约者只会像个普通人类一样死掉?”雪发的咒术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泷川你是不是刚刚知道关于契约者的事情?”

“啊,嗯。”

“数年前天国门事件,听说过吗?”

“那个是……”

方圆1500公里都变成了隔绝领域的大变故。

“仅仅一瞬间,方圆1500公里就变成了什么东西都无法入侵的特殊空间,泷川君,你觉得那里原本生活着的人们去哪里了?那其中肯定也有契约者吧,他们去了哪呢?”

雪发的咒术师极为平淡地询问道。

理解到他话语中含义的青年陷入了呆滞。

“那个算是第一次的号角,后来地狱门这儿又来了一次,你们是怎么说的来着,土星环事件?反正只要当‘战场’又需要士兵的时候,应该就会发生大量的死亡或者失踪吧。”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青年的低语微不可闻,但五条还是听见了。

“……祂们当人类是什么?”

同样听到了这番对话的,现实世界里的天元安静地坐在病床旁边,安详地凝视床铺上呼吸绵长的两个青年,她的体内,本该沉睡着的少女天内理子小声地开了口。

【天元大人,神明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人类呢?是因为讨厌吗?】

巫女装扮的古老咒术师微微摇了摇头。

“不,理子,恰恰相反哦,神明喜欢人类,非常的,非常的喜欢。”

【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

要那么残酷地对待人呢?

“呐,理子。”最古老之人凝视着面前雪白的墙壁和天花板,仿佛能够轻易透过它们看到外面无暇的天空一般,“如果是你的话,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那,那个,最喜欢的当然是黑井啦!】

听着少女羞涩的告白,不死的咒术师就像听到伏在膝头的孩子的撒娇那样温柔地微笑起来,“并不是这种喜欢,如果说有些全然素不相识的,也不会和你的人生产生关系的人,那些人里,什么样的类型会让你觉得喜欢呢?”

【咦?这个问题真的不太好回答,但多半,肯定会喜欢好相处的人,或者温柔的人……】

“是啊,谁都会喜欢温柔的人,善良的人,智慧的人,勇敢的人,总而言之,一个人越具备美好的品质,他就越会受到人们的爱戴与喜爱。”

【确实是那样。】

“神明也是一样的哦?比起恶劣的人来,祂们也更喜欢纯洁且美好的孩子。”

【意外地,听上去很普通的样子?】

“普通吗?”天元的微笑变得冷淡且冰凉起来,“那么,理子,你觉得,什么样的品质算是美好呢?”

【您先前说过了呀,温柔的,善良的……】

“是啊,比如说,愿意把自己的食物分给饥饿的穷人的人,一定是个善良的人吧。”

【那当然了。】

“那么,他会一直愿意吗?”

【……咦?】

“当商店里到处都是食物,只用一点点钱财就能买到的时候,把它们分给饥肠辘辘的穷人是多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地上一片荒芜,而那个人手头只剩下一块可以充饥的面饼,他还会愿意把食物继续分给马上就要饿死的其他人吗?”

【这,这种事情……】

“如果他愿意,他就是真正的善人,如果他不愿意,那也没什么,只是一个未能通过考验的庸人罢了。”

【天元大人,您特地说这种事情到底是……】

“神明们呢,非常喜欢美好的人。”天元继续说了下去,“但只有真正的美好之人值得祂们给予爱意,所以,为了将珍贵的宝石从砂砾中遴选出来,祂们会不惜降下一场饥荒,只为了知道,被考验的善人到底是否能在饿死之前,把自己的口粮分给其他的同胞。”

咒术师体内的少女一时间失去了语言。

“战争,瘟疫,洪水,干旱,祂们降下的灾厄如此之多,祂们得到的英雄和圣者也如此之多,如同天上的星辰,那么的闪耀,那么的美丽……而那些在神明们掀起的波涛中被淹没的,未能来得及发出光辉的,远远超过星辰之数的众多凡人们,则永远永远地沉入了海底,变成了无声的砂砾。”

“即便如此,神明们,也还是爱着人的哦?”

“那份爱意本身,是不需要怀疑的。”

“只是神明们行使它的时候,并不能让人类觉得愉快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