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缚鲛妻

作者:无边客
异族封建严苛大宗长攻x小鲛人受——你兴风弄浪,我弄你。 溥渊:封建严苛大宗长.冷情绝欲.人不该有世俗之欲蓝皎:貌美身姣小鲛人.作祟本性,鲛性本魅……某日。封建.溥.断情绝欲.渊:那些烟花相柳的人扭成什么样,低俗污秽,媚男成风。转头就看到了漂亮飞扬的小鲛人在水中扭开了,比浪花还软,比水还轻柔。不做作.蓝.勤奋好学.皎:“我这样扭成吗?鲛不媚男,媚你。”异族宗长:“鲛人魅术,不过尔尔。”小鲛:“……咿。”后来,小鲛妖坐在最年轻的宗长怀里吐泡泡,散发着异香的薄软鲛绡将宗长一点一点蚕食。小鲛人宝石蓝的眼眸盯着男人:“你流了好多汗。”“嗯。”咿,说好的坐怀不乱,鲛妖祸人呢。年轻的异族宗长,身乱了,心也乱了。*“人生百年,梦寐居半,愁病居半,襁褓垂老之日又居半,所仅存者,十一二耳。”①”小鲛,凡人时岁短暂,除去生老病死,职务繁碌,所余年岁无几,我念你都来不及,怎舍责备于你。天高海阔,世间没有一处可困缚鲛的一生,望你嬉之喜之,自由无束。”——溥渊①引自蒋坦《秋灯琐忆》新文预收《同学,你的假发掉了》岩城十九中转来个新学生,传闻是因为惹是生非被学校劝退了。  季玉霖:一头小卷毛.传闻中的打架高手.真学